2010年2月18日 0:41:02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类型 > 雅雨漫笔 > 详细内容
说祢衡之二:裸体骂曹的千古奇行
发布时间:2020/8/8  阅读次数:236  字体大小: 【】 【】【

孔融对祢衡“深爱其才”不是嘴上说说,而是多次要把他引荐到主流社会。他曾郑重其事地向汉献帝呈送《荐祢衡表》,毫无保留地赞美祢衡:


……

窃见处士平原祢衡,年二十四,字正平,淑质贞亮,英才卓跞。初涉艺文,升堂睹奥,目所一见,辄诵于口,耳所暂闻,不忘于心,性与道合,思若有神。弘羊潜计,安世默识,以衡准之,诚不足怪。忠果正直,志怀霜雪,见善若惊,疾恶如仇。任座抗行,史鱼厉节,殆无以过也。
……
钧天广乐,必有奇丽之观;帝室皇居,必蓄非常之宝。若衡等辈,不可多得。《激楚》《阳阿》,至妙之容,掌技者之所贪;飞兔、騕褭,绝足奔放,良、乐之所急。臣等区区,敢不以闻!

陛下笃慎取士,必须效试,乞怜衡以褐衣召见。无可观采,臣等受面欺之罪。(《全后汉文》卷八十三)


孔融宁肯冒着“面欺之罪”,也要把祢衡引荐给汉献帝,可见他们之间亲密无间的“尔汝之交”(《世说新语·言语》刘孝标注引《文士传》)有多么深厚。不仅如此,孔融还多次给曹操写信,强烈推荐祢衡。曹操是个爱才之人,听了孔融的力荐急不可待地要见到祢衡。祢衡从来就对曹操没有好感,根本就不想见,就借口有病拒绝了。你不想见就算了,这祢衡拒绝曹操之后还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巴,逢人便数落痛骂曹操“名为汉相,实为汉贼”的奸恶行为。这下子可惹恼了曹操,恨不得立刻杀了他,可是碍于祢衡的才气和名声,又担心杀他会引起舆论批评,于是就发生了一幕让曹操意想不到,让世人看了上千年的裸体大戏:


祢衡被魏武谪为鼓吏,正月半试鼓。衡扬桴为《渔阳摻挝》,渊渊有金石声,四座为之改容。孔融曰:“祢衡罪同胥靡,不能发明王之梦。”魏武惭而赦之。(《世说新语·言语》)

作为《言语》篇的故事,作者意在表现孔融的辞令之妙。胥靡指古代服刑者,此指殷相傅说。意谓祢衡与傅说具有同样的才华和处境,但傅说被武丁慧眼相识,用为殷相;而祢衡却没有这样的幸运。作者在这里省略的正是祢衡裸袒击鼓,羞辱曹操的故事细节:


……帝甚忿之,以其才名不杀,图欲辱之,乃令录为鼓吏。后至八月朝会,大阅试鼓节,作三重阁,列坐宾客。以帛绢制衣,作一岑牟,一单绞及小裈。鼓吏度者,皆当脱其故衣,著此新衣。次传衡,衡击鼓为《渔阳掺檛》,蹋地来前,蹑趿脚足,容态不常,鼓声甚悲,音节殊妙。坐客莫不忼慨,知必衡也。既度,不肯易衣。吏呵之曰:“ ‘鼓吏何独不易服?”衡便止。当武帝前,先脱裈,次脱余衣,裸身而立。徐徐乃著岑牟,次著单绞,后乃著裈。毕,复击鼓掺槌而去,颜色无怍。武帝笑谓四坐曰:“本欲辱衡,衡反辱孤。 ”至今有《渔阳掺檛》,自衡造也。(《世说新语·言语》刘孝标注引《文士传》)
从文献记载来看,魏晋以前的裸袒行为大致有三种情况。一是文明社会的华夏民族对仍然处于蒙昧野蛮时期没有身体羞耻意识观念的落后民族的认识。这主要指传说中的裸国裸民。如有关禹入裸国的传说。二是权贵阶层骄奢淫逸生活的一个侧面。如相传商纣王穷奢极欲,“以酒为池,悬肉为林”,使男女赤身裸体,追逐其间(见《史记·殷本纪》)。又如汉灵帝还专门修建了供自己纵欲享乐的裸游馆。从商纣王到汉灵帝,从曹洪到洛阳令,他们喜欢裸袒行为又是少数贵族寻求感官刺激的醉生梦死之举,是人性倒退甚至异化的表现。三是某些叛逆人士对抗礼教的一种方式。祢衡裸体击鼓骂曹,正是属于叛逆人士对抗封建政治礼教的典型代表。《世说新语》虽然没有正面直接表现祢衡裸袒辱曹的细节,但从故事的倾向上不难看出作者的肯定态度。这一倾向的核心,就是将祢衡的裸袒行为与其桀傲不驯和疾恶如仇的人格精神融为一体。所以这种裸袒行为不仅没有受到任何指责诋毁,反而成为以忠斥奸,大快人心的一件好事。可见裸袒行为一旦成为政治斗争的一种工具时,政治的观点好恶便成为评价裸袒事件本身是否可取的砝码。正因为如此,祢衡裸袒骂曹的故事便成为千古佳话,成为忠义之士值得骄傲的荣耀。明代著名的礼教叛逆徐渭正是以祢衡自况,写下了《狂鼓吏渔阳三弄》杂剧。剧中曹操和祢衡正是作者自己和权奸严嵩的化身。而以裸袒行为羞辱权奸这一观念的形成,《世说新语》及刘注等有关材料起了重要的传承作用。
可是故事到此还没结束,祢衡还有进一步戏弄并挑衅并激怒曹操的举动:

孔融退而数之曰:“正平大雅,固当尔邪?”因宣操区区之意。衡许往。融复见操,说衡狂疾,今求得自谢。操喜,敕门者有客便通,待之极晏。衡乃着布单衣、疏巾,手持三尺棁杖,坐大营门,以杖捶地大骂。吏曰:“外有狂生,坐于营门,言语悖逆,请收案罪。”操怒,谓融曰:“祢衡竖子,孤杀之犹雀鼠耳。顾此人素有虚名,远近将谓孤不能容之,今送与刘表,视当何如。”于是遣人骑送之。临发,众人为之祖道,先供设于城南,乃更相戒曰:“祢衡勃虐无礼,今因其后到,咸当以不起折之也。”及衡至,众人莫肯兴,衡坐而大号。众问其故,衡曰:“坐者为冢,卧者为尸。尸冢之间,能不悲乎!”(《后汉书·祢衡传》)


为了达到戏弄激怒曹操的目的,这次祢衡连他的“尔汝之交”好友孔融都一起埋在鼓里给耍了。不仅如此,当曹操把祢衡送给刘表后,连那些打算以冷漠方式给他送行的人也结结实实被他开了一大涮,简直无地自容了。




(本文节选自《祢衡:士人自我意识与独立人格的先驱者》,载《文史知识》2020年第七期)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宁稼雨的雅雨书屋  网址:http://www.yayusw.com/  备案序号:津ICP备10001115号

  雅雨书屋 版权所有 建站时间:2006年7月4日 网站管理

本站由中网提供网站空间与技术支持,马上申请与我一样的网站

站主其他网络园地:雅雨博客|爱思想网个人专栏| 中国学术论坛宁稼雨主页|南开文学院个人主页|中国古代小说网个人专栏|明清小说研究宁稼雨专栏|三国演义网站宁稼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