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18日 0:41:02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类型 > 雅雨漫笔 > 详细内容
雅雨说稗(1):雅雨说稗缘起
发布时间:2023/11/28  阅读次数:1131  字体大小: 【】 【】【



雅雨说稗(1

  

“雅雨说稗”缘起

  

宁稼雨

  

稍微讲究一点的饭店,其菜品一定要奉行两条腿走路的秘诀,一边要继续维持经典招牌菜,一边还要不断设计推出新菜品。这样方能保证饭店长开长新,招牌不倒。

今年开始,《古典文学知识》这家享有盛誉的学界老饭店毅然改版,重新洗牌。承蒙该刊不弃,从2019年起,我有幸在《古典文学知识》这样国内重要文史普及刊物上推出26期“雅雨丛谈”,实在是三生有幸。该刊这次改版,无异于一家老饭店重新装修,重新开业。那么菜单也随之更新。考虑到“雅雨丛谈”已经连载26期《世说新语》主题内容,可以告一段落。经与刊物协商,决定把之前“雅雨丛谈”这份菜单更新为“雅雨说稗”。下面说说这份菜单更新的缘由和打算。

首先,何为“稗”,它与古典文学以及古代小说的关系何在?

从字面上看,“稗”只是一种似稻而非稻的杂草。《说文·禾部》:“稗,禾别也。”段玉裁注:“谓禾类而别于禾也。”又《左传·定公十年》:“若其不具,用秕稗也。”杜预注:“稗,草之似谷者。”在这个原始意义的基础上,“稗”字又引申出“小”的意思来。《广雅·释诂二》:“稗,小也。”这个意思出现之后,很快被用于很多领域,其中最突出的就是与古代小说的关系。班固在《汉书·艺文志》子部将“小说家”作为子部一个门类设立,并且简述这个部类的由来:“小説家者流,盖出於稗官。街谈巷语,道听途説者之所造也。” 唐代颜师古在为《汉书》做注时具体解释说:稗官,小官。 如淳曰:细米为稗,街谈巷説,其细碎之言也。王者欲知閭巷风俗,故立稗官使称説之。’”此说又能在刘勰《文心雕龙·谐隐》那里得到印证:然文辞之有谐隐,譬九流之有小説。盖稗官所采,以广视听。这些材料基本上说明了古代小说与稗官这个官职之间的关系(参见余嘉锡《小说家出于稗官说》,载《余嘉锡论学杂著》)。

尽管《汉书·艺文志》小说家类所收作品,以及刘勰所理解表述的稗官小说与当代小说文体还有相当大的差异,但在“稗官”所代表古代小说的“街谈巷说,细碎之言”属性方面却还能基本吻合。即便是唐代以后在变文、说话艺术基础上发展繁荣起来的白话通俗小说,这些基本性质也还没有违和。不但如此,“稗官小说”这个范畴概念似乎还有逐渐扩大流散的态势。一方面,沿用原有以文言小说文体为主的范围成为“稗官小说”的主流,如元代仇远编过《稗史》,明代商濬编过《稗海》等等;另一方面,“稗官小说”还与史部的“野史”“杂史”交汇融合,形成“稗官野史”的更大范围文类,明代人王圻编纂过《稗史汇编》。该书不但吸收了元代仇远《稗史》,陶宗仪《说郛》等这类文言笔记小说单篇和丛书内容,而且还增补了不少野史杂史之书。同时其规模和体式也变而为类书性质,从而将“稗官小说”的含义进一步扩大。到清代民国以后,“稗官小说”的范围含义又进一步增容。随着白话小说和戏曲艺术的繁荣兴盛,很多学者又将小说和戏曲等同视之。所以这个时期人们使用的“稗官小说”这类词语的含义,不仅包括古代文言小说,白话通俗小说,野史杂史,还包括戏曲及通俗讲唱文学等。这些文献逐渐形成一个比较统一的称呼——“说部”。所以,明清以来“说部”这个名称,实际上包含古代文言小说、白话通俗小说、野史杂史、戏曲和通俗讲唱文学等诸多范围。如果要给“说部”找一个同义词或借代词的话,那么也是非“稗官小说”不可了。民国以来有很多研究古代小说和戏曲的学者,其中有代表性的有孙楷第、谭正璧、赵景深、胡士莹、蒋瑞藻、孔另境、钱静方等等。在他们的著作中,往往分不清小说、戏曲等等这些“稗官小说”之间的细微区别,而是将其是为一体,通盘发掘文献整理,通盘审视研究。这也能说明“稗官小说”这个名称概念的模糊和广泛性。

综上可见,明清乃至民国以来,“稗官小说”,或曰“说部”这个名称的范围,实际上与我们今天当代文体意识中“叙事文学”这个大的文体概念范围比较吻合。这个名称范围,基本上反映了中国本土的叙事文学文体意识。然而近代以来,随着西方学术思想和范式的涌入,我们原有的“稗官小说”和“说部”这个本土的叙事文学体系,被来自西方的文体史和作家作品研究所分割和肢解。一部部“小说史”“戏曲史”,一篇篇《西厢记》《三国演义》《水浒传》《红楼梦》专题论文取代了以往打通这些壁垒的“稗官小说”“说部”关注和研究。从“洋为中用”的角度看,这些吸收西方学术范式产生的成果也的确功莫大焉,它弥补了很多中国本土的叙事文学研究空白,很大程度上实现了在这些领域与国际学界的接轨。但事实上我们在“洋为中用”的同时,基本上把代表本土叙事文学形态的“稗官小说”“说部”搁置一边冷藏了,这是不应该的。从这个角度看,我把新菜单的选题定位在“说稗”,意在重新找回中国叙事文学的传统存在形态——一个浑然一体的包含文言小说、白话通俗小说、野史杂史、戏曲讲唱文学大概念。

其次,再来看看“说”的话语表述。

从“说稗”这个动宾词组的语法结构看,“说”字无疑是研究、分析、谈论的意思。但如果仔细回顾和剖析一下从古至今我们这个“稗官小说”是怎样被“说”的历史,就会发现,这个“说”也需要考虑一下它应该从何说起,怎样来“说”。

中国叙事文学的产生成熟时间不但大大滞后于西方,同时也大大晚于中国抒情文学。那么与之相关的对于“稗官小说”这类叙事文学的话语表述也同样滞后,而且方法也相对简单。中国古代对于“稗官小说”的话语表述大约有三种形式,一是目录学著作中对于“稗官小说”的著录和叙录,二是各类书籍,包括大量以笔记为主的杂书中对于“稗官小说”的只言片语评论,三是起源于宋代,兴盛于明清的小说戏曲评点。

以上三种形式中,目录学的著录实际包含两个方面,一是作为图书分类学的“目”。从《隋书·经籍志》开始,传统目录学基本采用“经史子集”的四部分类法。在这个分类体系中,四部大类下面该设立哪些小类,什么书该入什么类,这里面是表现了编纂者对于所涉书籍的主观认知和评价认识,从而体现出一种话语表述方式。例如《山海经》这部经典神话名著,《汉书·艺文志》将其列入数术略形法家类,而《隋书·经籍志》又将其改列史部地理类中,一直到《四库全书总目》,才把它收入子部小说家类。这个目录学书籍的入类变化过程就反映出历代人们对于《山海经》这部书的评价认识变化过程。二是目录学著作中的“叙录”部分,则是编纂者对于相关图书的性质属性的直接评价。如上文所引班固在《汉书·艺文志》子部小说家类叙录中对于小说家类书籍性质的总结归纳,就是一种话语表述方式。

第二种形式,各类书籍中对于“稗官小说”的各种评价认识。在明清之前,由于小说家地位低下,难入大雅之堂,所以几乎没有见到关于小说研究的专门论著。相关研究材料基本上散见于以子部为主,包括大量笔记杂书之中。这些言论出于不同的语言环境和写作背景,对小说也从不同角度给予评价和总结。比如东汉桓谭在其《新论》中说:“小说家合残丛小语,近取譬喻,以作短书,治身理家,有可观之辞。”这段话与上文班固对于小说家的总结相互映衬,就反映出汉代人们心目中对于小说这种文献种类的基本认知态度。再如唐代刘知几《史通》中,也有不少关于“稗官小说”的评价认识文字,但通读过后,就能发现,刘知几谈论小说的目的,并非是要从正面为小说张目抬位,而是站在正统史家立场,将小说作为反面材料,认为史书中掺入小说家言有乖史家正路,主张将小说家言从史书中剔除,还正宗史书面貌。倒是宋代人罗烨《醉翁谈录》能够真正站在小说家立场,为新兴的市井说话艺术摇旗呐喊,助威推送。而明代胡应麟《少室山房笔丛》中,也能以较大篇幅,总结谈论很多古代文言小说的性质和价值问题。

第三种形式为明清时期的小说戏曲评点。小说戏曲评点始自宋代刘辰翁的《世说新语》评点,到明清两代,李贽、金圣叹、毛宗岗父子、脂砚斋等等一大批评点家横空出世,评点大量小说戏曲,把小说戏曲评点推向高潮,形成中国独有的小说戏曲研究范式和独有话语体系。

上述三种话语方式中,除目录学编纂中的“编目”工作带有对图书的系统分类性质外,其他各种研究的陈述方式基本都是零散,非系统的自由方式。这种零散自由方式构成了中国本土的“稗官小说”研究话语表达方式,它在中国本土一直延续到十九世纪下半叶。

十九世纪下半叶开始传入中国本土“稗官小说”领域的研究范式,不仅有文体史、系统的作家作品研究,随之而来的还有相应的话语方式。这就是规模宏大的专著式和结构系统完整的学术论文式。专著式少则十几万字,多则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字;论文式少则万把千字,多则几万字。不仅如此,还需要有参考文献,内容摘要,关键词,英文摘要,等等。相比之下,我们中国本土的零散自由式话语方式虽然还没销声匿迹,但起码已经被排除在主流话语体系之外。

再次,“雅雨说稗”打算如何操作?总体的倾向是回归中国本土传统的“稗官小说”内容范围和相应的话语方式。

从内容上看,我要说的“稗”,不是西方文体意义上的小说、戏剧这样的独立文体范围界限,代之以能够涵盖传统“稗官小说”系统范围的宏观叙事文学领域。主旨是“有的放矢”和“问题意识”。每期一个话题,就事论事,话题之间可以有关联,也可以没有。

从话语方式上看,限于栏目篇幅和话题规模,无意采用来自西方的论文制式。而希望在保持传统“稗官小说”研究自由零散的表述方式基础上,适当借鉴现代文字表达方式,尽量做到中国桐城派前辈提倡的“言之有物”和“言之有序”。

从文章属性和读者定位来看,“说稗”的文章比一般的知识介绍式的普及读物要稍微增加一些学术性,但又要尽量避免过于学院派意味的长篇大论和繁琐材料排列。力争做到学术性与知识趣味性的统一,雅俗共赏。

新的菜单拟好了,怎样去下厨操作,菜品会是什么模样?这既需要我本人的努力,也需要读者朋友的支持和指导。希望“雅雨说稗”这道新菜品能够得到您的认可和信任,为《古典文学知识》增加一道可以立得住的新菜。

  

  




  

(《古典文学知识》2023年第11期,原文约4000字,发表时有删节,这里是全文版)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宁稼雨的雅雨书屋  网址:http://www.yayusw.com/  备案序号:津ICP备10001115号

  雅雨书屋 版权所有 建站时间:2006年7月4日 网站管理

本站由中网提供网站空间与技术支持,马上申请与我一样的网站

站主其他网络园地:雅雨博客|爱思想网个人专栏| 中国学术论坛宁稼雨主页|南开文学院个人主页|中国古代小说网个人专栏|明清小说研究宁稼雨专栏|三国演义网站宁稼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