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18日 0:41:02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类型 > 雅雨漫笔 > 详细内容
宁稼雨 | 为什么曹操受到宗承冷落后依然对他毕恭毕敬?
发布时间:2020/5/1  阅读次数:86  字体大小: 【】 【】【


记得有位名人说过:“人们自己创造自己的历史,但是他们并不是随心所欲地创造,并不是在他们自己选定的条件下创造,而是在直接碰到的、既定的、从过去承继下来的条件下创造的。”诚然,人生这个大舞台可供演员们粉墨登场,各展才华,充分表演。但是,无论你有多少丰富的经历,多少高超的演技,你的表演不可能不受到其生存环境的社会文化诸多要素的影响制约。或者说,人生舞台的表演,除了演员个人的天赋才华之外,很大程度上是一定社会文化环境影响的结果。




一代枭雄曹操,地位可谓高矣,能力可谓大矣。但即便是这样的大人物,其行为方式和行动语言也不能不受到社会环境和文化潮流,尤其是彼时彼地人们价值观念的左右。本文以早期曹操几个故事为例,说明一下这个道理。

先来看下面这个故事:
南阳宗世林魏武同时,而甚薄其为人,不与之交。及魏武作司空,总揽朝政,从容问宗曰:“可以交未?”答曰:“松伯之志犹存。”世林既以忤旨见疏,位不配德。文帝兄弟每造其门,皆独拜于床下。其见礼如此。(《世说新语·方正》)
因为曹操的缘故,这个故事流传相当广泛。各种网络媒体上很多讲《世说新语》和魏晋风度的媒体都大力渲染这个故事。但众说纷纭的解说中往往未能搔到痒处,比如有人认为宗世林“不畏权势、不事谄媚”,有人认为宗世林“没有名气”“没有作为”。总而言之,是地位卑微的宗世林,操守高尚,拒绝权倾天下的曹操交友示好。

事实并非如此。只有了解魏晋以来门阀士族崛起,傲视庶族的文化背景,才能准确把握这个故事的真正内涵。如果弄清楚曹操和宗世林两个家族的社会地位属性,也就不难顺藤摸瓜,找出答案了。





先来看曹操的家族。曹操出身宦官世家,父亲曹嵩是汉代宦官曹腾的养子。因此陈寅恪先生认为曹操是是汉末阉宦势力的代表(陈寅恪《金明馆丛稿二编·述东晋王导之功业》)。在中国历史上,每每出现宦官总揽国家朝政,甚至权越帝王的情况。但无论他们有多大的权力,都无法改变人们心目中低人一等的社会地位。

宗世林本名承,字世林,河南安阳人。他虽然没有名气,没有权力,但其家族的社会地位与阉宦家族出身的曹操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
宗承本人虽然正史无传,但相关材料说明,他不但出身门阀士族,而且本人也因其品行端正,才华过人受到社会的极大尊重。

据《后汉书·党锢列传序》和谢承《后汉书》,宗承的父亲宗资,曾在当时汝南太守范滂手下担任功曹(相当于秘书)。当时地方谣传:“汝南太守范孟博,南阳宗资主画诺”,意思是说汝南政府的实际工作是宗资在主持。宗资工作能力很强,构想并实施了很多政务措施,获得社会好评。但宗资从不以功臣自居,而是把所有功劳成绩都推给范滂。因此,宗资能干而不张扬争名的美誉,“闻于海内”。



出身如此家庭,宗承本人在汉末也是具有很大影响力的风云人物:
袁术与南阳宗承会于阙下,术发怒曰:“何伯求凶德也,吾当杀之!” 承曰:“何生英俊之士,足下善待之,使延令名于天下。”术乃止。(《三国志·魏·荀攸传》裴松之注引《汉末名士录》)

这条故事至少透露出这样的信息:宗承尽管没有正式官衔,但却是可以左右地位与曹操分庭抗礼大军阀袁术军政事务的汉末名士。



又据《晋书·王述传》记载,王述曾在曹操手下任职的曾祖王昶,曾经向魏文帝曹丕上书:
昔与南阳宗世林共为东宫官属,世林少得好名,州里瞻敬。及其年老,汲汲自厉,时人咸共笑之。
这里提到的王昶与宗承“共为东宫官属”,是指宗承在曹丕时任直谏大夫。而出身太原王氏家族的王昶则是曹丕的老师(太子文学),官至兖州刺史。应该说王昶无论在家族地位和个人官位都超过宗承,他一方面不能否认宗承“少得好名,州里瞻敬”的事实,但又不能放下王氏大族的优越感,所以又以居高临下的态度,嘲讽宗承老年求名的急迫心理。李审言《世说新语笺释》认为王昶话语为“爱憎之言”,不无道理。此可见门阀世族观念一级压一级态势(王昶压宗承,宗承压曹操)。
除了家族地位原因外,曹操和宗承,两人在为人品质也完全是南辕北辙、冰火不容的:
太祖少好飞鹰走狗,游荡无度,其叔父数言之于嵩。太祖患之,后逢叔父于路,乃阳败面喎口;叔父怪而问其故,太祖曰:“卒中恶风。”叔父以告嵩。嵩惊愕,呼太祖,太祖口貌如故。嵩问曰:“叔父言汝中风,已差乎?”太祖曰:“初不中风,但失爱于叔父,故见罔耳。”嵩乃疑焉。自后叔父有所告,嵩终不复信,太祖于是益得肆意矣。(《三国志·魏·武帝纪》裴松之注引《曹瞒传》)


宗承字世林,父资丧,葬旧塋,负土作坟,不役童仆。一夕闻土壤高五尺,松竹生焉。(《太平御览》卷三十七引宋躬《孝子传》)
宗承亲自为父葬培土作坟,感动上苍,与曹操为自己肆行无忌恶意诬告重伤叔父,形成两种水火不容的两种人品。
综上,无论是家族地位,还是个人品行,都决定并非宗承以低微身份“不事权贵”,相反却是居高临下,藐视蔑视曹操的家族地位和卑劣人品,坚持拒绝其交友请求。



(节选自作者《曹操早期故事的几个为什么》,载《文史知识》2020年第三期)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宁稼雨的雅雨书屋  网址:http://www.yayusw.com/  备案序号:津ICP备10001115号

  雅雨书屋 版权所有 建站时间:2006年7月4日 网站管理

本站由中网提供网站空间与技术支持,马上申请与我一样的网站

站主其他网络园地:雅雨博客|爱思想网个人专栏| 中国学术论坛宁稼雨主页|南开文学院个人主页|中国古代小说网个人专栏|明清小说研究宁稼雨专栏|三国演义网站宁稼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