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18日 0:41:02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类型 > 雅雨漫笔 > 详细内容
宁稼雨 王新亚 | 神话传说中的人文情态——《搜神记》选读(12)
发布时间:2019-5-10  阅读次数:268  字体大小: 【】 【】【

  

  

【说明】

人鬼恋是古典小说作者特别偏爱的题材,从《紫玉》到明代汤显祖的《牡丹亭》、清代蒲松龄的《聊斋志异》莫不如此。这大约是因为人鬼之间的爱情至纯至真,不掺杂任何现实功利成分,更接近人们理想爱情的缘故吧。在情感束缚极多的封建社会,人们更容易把幻想寄予其中。紫玉就是这样一个理想爱情的化身。在她眼中,没有什么等级秩序,也没有什么生死屏障。在她的痴情面前,韩重的犹豫未免显得猥琐,这也就是人鬼的区别吧。情节的曲折感人之外,紫玉那首古乐府风味的四言歌也为小说增色不少。

  

       吴王夫差小女,名曰紫玉,年十八,才貌俱美。童子韩重,年十九,有道术。女悦之,私交信问,许为之妻。重学于齐鲁之间,临去,属其父母,使求婚。王怒,不与女。玉结气死,葬阊门之外

       三年重归,诘其父母,父母曰:“王大怒,玉结气死,已葬矣。”重哭泣哀恸,具牲币,往吊于墓前。玉魂从幕出,见重,流涕谓曰:“昔尔行之后,令二亲从王相求,度必克从大愿。不图别后,遭命奈何!”玉乃左顾宛颈而歌曰:“南山有鸟,北山张罗。鸟既高飞,罗将奈何!意欲从君,馋言孔多。悲结生疾,没命黄垆。命之不造,冤如之何?羽族之长,,名为凤凰。一日失雄,三年感伤。虽有众鸟,不为匹双。故见鄙姿,逢君辉光。身远心近,何当暂忘。”歌毕嘘唏流涕,要重还家。重曰:“死生异路。惧有尤愆,不敢承命。”玉曰:“死生异路,吾亦知之。然今一别,永无后期。子将畏我为鬼而祸子乎?欲诚所奉,宁不相信。”

重感其言,送之还家。玉与之饮宴,留三日三夜,尽夫妇之礼。临出,取径寸明珠以送重,曰:“既毁其名,又绝其愿,复何言哉!时节自爱。若至吾家,致敬大王。”

       重既出,遂诣王,自说其事。王大怒曰:“吾女既死。而重造讹言,以玷秽亡灵。此不过发冢取物,托以鬼神。”趣收重。重走脱,至玉墓前诉之。玉曰:“无忧。今归白王。”王妆梳,忽见玉,惊愕悲喜,问曰:“尔缘何生?”玉跪而言曰:“昔诸生韩重,来求玉,大王不许,玉名毁义绝,自致身亡。重从远还,闻玉已死,故赉牲币,诣冢吊唁。感其笃终,辄与相见,因以珠遗之。不为发冢,愿勿推之。”夫人闻之,出而抱之,玉如烟然。

  

  【注释】

①夫差--春秋末期吴国末代君主(?-前473年在位)       ②阊( chāng,)--吴国都城姑苏(今江苏省苏州市)的西门。       ③黄垆--与黄泉意思相同,均指冥界,本义指黄泉下的黑土。

  

【译文】

       吴王夫差的小女儿名叫紫玉,年方十八岁,才貌双全。有个十九岁的少年叫韩重,具有道术。紫玉很喜欢他,私下同他书信来往,并许诺做他的妻子。韩重要去齐鲁之间求学,临走时,嘱咐他的父母,去向吴王求婚。结果吴王大怒,回绝了亲事。紫玉气郁于胸,就病死了,葬在苏州城的阊门外。

       三年后韩重归来,向父母询问婚事,父母告诉他:“吴王大怒,紫玉因怨气郁结病死,已经埋葬了。”韩重十分悲痛,他流着泪,准备了牺牲礼物等祭品,前去紫玉墓吊祭。紫玉的亡魂从墓中出来,与韩重见了面,流着眼泪告诉他:“那天你走后,让双亲到我父王那里求婚,我以为心中的大愿一定要实现了。没想到告别后,我的命运竟这样不幸!”紫玉于是望着一边,低头唱起了哀伤的歌:“南山有鸟儿飞翔,北山却设下罗网。鸟儿已经远走高飞,罗网又有什么用场!我想追随你而去,流言蜚语却无法承当。悲愤郁结落下疾病,黄土终于将我埋葬。我的命运如此不幸,冤屈再大又能怎样!那鸟儿家族的首领,它 的名字叫凤凰。雌凤一旦失去雄凤,漫长大三年它不断哀伤。虽然鸟儿如此众多,它也不想寻觅成双。所以我不顾形秽来到世间,见到您的丰采光亮。身隔遥远却心在咫尺,这一切又怎能转眼遗忘!”

唱完,紫玉已是哽咽着泪流满面。她接着请韩重一起道墓中去。韩重犹豫着说:“生死不同路。我这样做恐怕会遭到上天惩罚,不敢接受您的盛意。”紫玉说:“生死不同路,我也是知道的。然而今天一别,永远没有再见的机会了。你大概是害怕我这个鬼会祸害你吧?我是诚心诚意地奉请你,难道你不相信吗?”韩重被她的话感动了,送她回到墓中。紫玉和他一起饮酒欢会,又留他住了三天三夜,竭尽夫妇之礼。韩重临出墓时,紫玉取出直径足有一寸的明珠送给他,说:“我这一生名节被毁,心愿断绝,又能说些什么呢?以后的日子你多保重。如果道我家去,替我问候大王。”

       韩重出墓后,就来到吴王宫殿,陈述了发生的事。吴王大怒道:“我女儿已经死了,你却编出这些谎话,玷污她的亡灵。这个珠子不过是盗墓所得,却假托鬼神来骗我!”立即叫人收捕韩重。韩重赶快逃走,来到紫玉墓前诉说遭遇。紫玉说:“不要紧。我现在回去告诉大王。”

       吴王正在梳洗,忽然看见紫玉,一惊之下,悲喜交集,问她:“你怎么又活过来了?”紫玉跪下来说:“以前有秀才韩重来向我求婚,大王不准许。女儿因此背上毁约负义的恶名,郁郁而死。韩重从远方回来,听说我死了,就带着牺牲礼物到墓前吊唁我。我被他的始终不渝所感动,当下和他相见,又把宝珠送给他。这并非盗墓所得,请不要拿他治罪。”夫人听说了,赶快出来拥抱紫玉,她却象轻烟一样消失了。


(中华书局《中华活页文选》1999年第1期)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宁稼雨的雅雨书屋  网址:http://www.yayusw.com/  备案序号:津ICP备10001115号

  雅雨书屋 版权所有 建站时间:2006年7月4日 网站管理

本站由中网提供网站空间与技术支持,马上申请与我一样的网站

站主其他网络园地:雅雨博客|爱思想网个人专栏| 中国学术论坛宁稼雨主页|南开文学院个人主页|中国古代小说网个人专栏|明清小说研究宁稼雨专栏|三国演义网站宁稼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