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18日 0:41:02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类型 > 雅雨教学 > 详细内容
第四讲世说新语与名士服药活动
发布时间:2011-11-2  阅读次数:2669  字体大小: 【】 【】【

《世说新语》与名士服药活动

概要:
服药活动在汉代始有,它是作为企求长生的手段而出现。由汉代至魏晋,服药是名士流行之事。本讲我们主要关注《世说新语》中关于服药的记载以及它所彰显出来的相关的文化内涵。
一、关于五石散
五石散又称寒食散,五石散的名字是就其药的原料构成来说的。唐孙思邈《千金翼方》有五石更生散之方,主要为紫石英、白石英、赤石脂、钟乳、石琉黄等五石。以这五味药为主,再配以其它原料,并按不同需要,略加增减,遂有五石更生散、五石护命散、三石散、侯氏黑散、紫石寒食散等方。(见孙思邈《千金翼方》卷二二)但主要原料离不开这五味。
寒食散的名字是就服用方式而言的。

发散
据皇甫谧的《寒食散论》(巢元方《诸病源候总论》卷六引),五石散是一种剧毒药,服用后伴随毒力发作,产生巨大的内热,因此需要一整套极其细微而烦琐的程序,将药中的毒力和热力散发掉,即所谓“散发”。
如果散发得当,体内疾病会随毒热一起发出。如果散发不当,则五毒攻心,后果不堪设想。即使不死,将终身残废,欲死不得。所以散发得当与否是服用五石散的关键所在。
发散方式
     必须在服药后多吃冷饭,故称寒食散。
注意多外出步行运动,故称“散动”或“行散”。
注意多喝热酒、好酒,每天饮数次,使身体“薰薰有酒势”,即处于微醉状态。如果饮冷酒或劣质酒会送命或终身残疾。裴秀就是因服散后饮用冷酒而致命。(见《晋书·裴秀传》)
服药后还要用冷水浴(即使在严冬)来将药的毒力和热力散发掉,并不能穿过多过暖的衣服。
左图为坦胸俑

除了这几条基本原则外,还要注意六反、七急、八不可、三无疑、十忌等细则。(见巢元方《诸病源候》卷六引皇甫谧《寒食散论》)
凡是五石散先名寒食散者,言此散宜寒食,冷水洗取寒,惟酒欲清热饮之,不尔,即百病生焉。服寒食散,但冷将息,即是解药热。(孙思邈《千金翼方》卷二二)
凡诸寒食草石药,皆有热性,发动则令人热,便冷饮食,冷将息,故称寒食散。(《医心方》卷一九引许孝崇说)
二、寒食散的发展历程
寒食散的药方,自汉代就有了,一般认为发明者是张仲景。
寒食药者,世莫知焉,或言华佗,或言仲景。考之于实,佗之精微,方类单省,而仲景经有侯氏黑散,紫石英方,皆数种相出入,节度略同。然则寒食草石二方,出自仲景,非佗也。且佗之为治,或刳断肠胃,涤洗五藏,不纯任方也。仲景虽精不及佗,至于审方物之候,论草石之宜,亦妙绝于医。(皇甫谧《寒食散论》)

但现存的文献资料,极少见到汉人服用寒食散的记载,说明在汉代服用此散者不多。
它的广泛流行是从魏何晏服用见效,加以推广后开始的。
三、服用五石散的目的动机及表现
1、服药与长生
首先是企求长生的思想。
中国早期神话中就有不死之药的记载。
一种是神话传说神医手中的起死回生之药。如《山海经·海内西经》中所说六巫“皆操不死之药”。
另一种是神话传说中的长生不死之药。如《归藏》中提到的“昔常娥以西王母不死之药服之,遂奔为月精。”《楚辞·天问》中也有嫦娥窃不死之药奔月的故事等。

秦汉时期帝王寻丹服药的行为,本来是方士为改变自身社会地位而向帝王献媚的手段。但这一手段不但没有奏效,反而却使寻丹服药的求仙目的特权化,使早期神仙观念中人人可以成仙的可能变为帝王独自享用的特权。与此同时,随着帝王成仙希望的破灭,士人与帝王之间的关系也就出现破裂。这就意味着不仅丹药的享用者孕育着变更的可能,而且“道统”与“势统”的关系也产生重新组合的必要。
葛洪在《抱朴子·论仙》中通过至道仙法与秦皇汉武远离仙道的鲜明对比,已经把帝王在寻药服丹领域的特权彻底取消,从而表现出汉代以后以知识阶层为主体的士人群体在道教服食领域打算对帝王特权取而代之的强烈欲望。

葛洪在其《神仙传》中又以许多神仙故事形象地体现了这种新鲜的神仙思想。传中故事普遍写到武帝求仙的失败,同时还具体点明帝王求仙失败的原因主要在于其身份地位使得其求道不诚。
小南一郎《中国的神话传说与古小说》:“《神仙传》中李少君所叙述的内容,实际上代表了与襄楷、葛洪等人的神仙思想、初期道教思想有关联的知识阶层的主张。把追求‘永生’作为君主特权的古代神仙思想,被这种知识阶层的伦理价值观念否定了;以这种知识分子阶层的价值观为基础的新神仙思想,在这一时代发展繁荣起来了。”
于是从汉末开始,随着汉朝政权的动摇和君权的日益削弱,求仙服药,以求长生已经开始成为士人自己向往的享用目标。

先秦时期帝王服用丹药的动机绝不仅仅是为了延长他们个人的生命,而是将服丹与其政运的久长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从而将其作为革命改制的一个组成部分。
汉末以来的民间道教往往都将与道教有关的各种服食等法术可能具有的治病及长生作用作为诱饵,来吸引教徒入道从戎,扩充队伍。
张角自称“大贤良师”,以治病的方式传道。据《晋书·孙恩传》,孙恩起义时势力蔓延如此之大,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借助于这种宗教力量。
这些长生服药中的政治动机恰恰就是嵇康所指责的“神躁形丧”的荒谬服药之举。

相比之下,士族文人所继承的正是嵇康所指明的脱离政治动机的属于士人阶层的服药中的长生愿望。
陈寅恪先生《天师道与滨海地域之关系》所列举的东晋天师道世家的服药修道行为明显地体现出嵇康所认定的疏离政治、注重精神修炼的服药宗旨。
尤为引人瞩目的是王羲之,他不仅与道士许迈等人“共修服食,采药石”,而且“穷诸名山,泛沧海,叹曰:‘我卒当以乐死!’”(见《晋书·王羲之传》)。
王孝伯在京,行散至其弟王睹户前,问:“古诗中何句为最?”睹思未答。孝伯咏“‘所遇无故物,焉得不速老?’此句为佳。”(《世说新语·文学》)

适辅服药引导,庶冀性命可延,斯须不老。(王充《论衡·自纪篇》)
夫神仙虽不自见,然记籍所载,前史所传,较而论之,其有必矣!似特受异气,禀之自然,非积学所能致也。至于导养得理,以尽性命,上获千余岁,下可数百年,可有之耳。(嵇康《养生论》)
当时的士大夫,也把服药作为企求长生的重要手段。郗愔“与姊夫王羲之、高士许询并有迈世之风,俱栖心绝谷,修黄老之术。”(见《晋书·郗愔传》)
不仅曹操这样的雄才大略者要大唱“人生几何”,三曹以及父子的诗歌中,都可以感受到这种格调。
焉见王子乔,乘云翔邓林。独有延年术,可以慰我心。(阮籍《咏怀诗其十》)

2、服药与美容
服药还与当时士人阶层的许多生活和风俗有关,比如人物品评风气。
闻卿年出百岁,而体力不衰,耳目聪明,颜色和悦,此盛事也。所服食施行导引,可得闻乎?若有可传,想可密示封内。(《全三国文》卷三引《魏武与皇甫隆令》 )
何平叔美姿仪,面至白。魏明帝疑其傅粉,正夏月,与热汤饼。既啖,大汗出,以朱衣自拭,色转皎然。(《世说新语·容止》)
王右军见杜弘治,叹曰:“面如凝脂,眼如点漆,此神仙中人。” (《世说新语·容止》)

3、服药与贵族放荡生活
一是以服药美化容貌,以取悦于女人。
以何晏为例, “行步顾影”与他的好色是分不开的。《宋书·五行志》说:“魏尚书何晏好服妇人之服。”
二是他们把服药作为房中术的手段之一。
房中之法十余家,或以补救伤损,或以攻治众病,或以采阴益阳,或以增年益寿,其大要在于还精补脑之一事耳。此法乃真人口口相传,本不书也。虽服名药,而复不知此要,亦不得长生也。人复不可都绝阴阳,阴阳不交,则生致壅阏之病人;故幽闭怨旷,多病而不寿也。任情肆意,又损年命。唯有得其节宣之和,可以不损。(《抱朴子·释滞》)

何晏服用寒食散,正与此有关。皇甫谧的话中已经明说:“何晏耽情声色,始服此药。”可见他服药与纵欲有关。金乡公主的告状,已经说明何晏性关系的复杂。而凭他的白面书生之体,显然难以从容地应付这些关系,那便要借助药力的作用。
世有食钟乳乌喙而纵酒色以求长年者,盖始于何晏。晏少而富贵,故服寒食散以济其欲,无足怪者,彼其所为足以杀身灭族者日相继也。得死于寒食散,岂不幸哉!(苏轼《东坡志林》)
夫因病服药,人之常情,士安谓之耽情声色,何也。盖晏非有他病,正坐酒色过度耳。(《寒食散考》)


4、服药与神明开朗的精神境界
所谓“神明开朗”大约是指服用五行散后人的大脑受到药物的刺激而感到精神上的兴奋和舒畅。
皇甫谧《寒食散·发侯篇》称服用五石散可以使“心加开朗,体力转强”。
孙思邈《千金要方》卷七三:“人不服石以庶事不佳……石在身中,万事休泰。”“所以常须服石,令人手足温暖,骨髓充实,能消生冷,举措轻便,复耐寒暑,不著诸病,是以大须服之。”
王真年且百岁,视之面有光泽,似未五十者。(《后汉书·方术列传》)
(武帝)断谷二百余年,肉色充美,徐行及马,力兼数人。(《汉武帝外传》)

何晏说:“服五石散非唯治病,亦觉神明开朗。”
指的就是服药后容光焕发的外表所体现的内在精神活力。这一点大约是许多士人服药后的共同的感觉。
鲍照《行药至城东桥诗》:“开芳及稚节,含彩各惊春。尊贤永照灼,孤贱长隐沦。容华坐消歇,端为谁苦辛?”
由于服药后大脑的兴奋,所以在行散途中总是以激昂的神情去观察外界的事物,使诗中的外界事物带有明显的诗人主观感受色彩。
把服丹用药作为士人内在精神养炼的手段,是魏晋时期道教分化后士族丹鼎教派的一个鲜明特征。这一点在魏晋时期的炼丹诗中表现得十分明显。

隐景藏形与世殊,含气养精口如朱。(《黄庭内景经》二十四章)
服药后身体各器官都能和神相通的感觉。
心神丹元字守灵,肺神皓华字虚成,肝神龙烟字含明,翳郁道烟主浊清。肾神玄冥字育婴,脾神常在字魂停,胆神龙曜字威明,六府五藏神体精,皆在心内运天经,昼夜存之自长生。(《心神章》)
道书中很多存想之术的描绘可以与之相证。
正始名士服药后注重精神世界的建设还与当时哲学文化思潮中注重形而上对形而下的超越,无限境界对有限境界的超越的主流有关。何晏本人就是正始玄学的开山大师,为“贵无”学说的开创者。

何晏是一位玄学家,是“贵无派”创始人,用把握虚无的方式来达到超越有形之界的目的,用无限超越有限。
他还十分自觉的将其理论化为人生实践,在个人精神与行动上也将“神明”之境作为人格理想。
《世说新语·夙惠》:“何晏七岁,明惠若神,魏武奇爱之。”
注重无限,忽视有限,进而引申出“言意之辩”“得意忘言”。

5、服药的副作用
药性剧毒。
由于五石散本身药物的毒性和散发难度之高,多数人因为服用方式不当引起各种疾病,甚至死亡。
或暴发不常,夭害年命。是以族第长互,舌缩入喉,东海王良夫,痈疽陷背,陇西辛长绪,脊肉烂溃,蜀郡赵公烈,中表六丧,悉寒食散之所为也。远者数十岁,近者五六岁。(言服寒食散后,有至数十年而后死者,有五六年即死者。)余虽视息,犹溺人之笑耳。而世人之患病者,由不能以斯为戒。失节之人,(谓服散而违其节度者)多来问余。乃喟然叹曰:今之医官,精方不及华佗,审治莫如仲景,而竟服至难之药,以招甚苦之患,其夭死者焉可胜计哉?”(巢元方《诸病源候总论》卷六引)

皇商谧本人就是服药不当的受害者。他三十五岁时因患中风病,半身不遂,后来服用寒食散来治疗,由于“违错节度”(散发不当),而落下一身重病:“隆冬裸袒食冰,当暑烦闷,加以咳逆,或若温疟,或类伤寒,浮气流肿,四肢酸重,于今困劣,救命呼噏。父兄见出,妻息长诀。”甚至“尝悲恚,叩刃欲自杀,叔母谏之而止。”(均见《晋书·皇甫谧传》)
对人的性格的影响。
服药以后,如散发不当,会使一个人的性格变得暴躁、惊悸、喜怒无常。皇甫谧言:“服散失节度,或食不复下,昼夜不得寐,愁忧恚怒,自惊跳悸恐,恍惚忘误。”又言:“凡有寒食散药者,虽素聪明,发皆顽嚣。”


初,帝服寒食散,自太医令阴羌死后,药数动发,至此逾甚。 而灾变屡见,忧懑不安,或数日不食,或不寝达旦。归咎群下,喜怒乖常,谓百僚 左右人不可信,虑如天文之占,或有肘腋之虞。追思既往成败得失,终日竟夜独语 不止,若旁有鬼物对扬者。朝臣至前,追其旧恶皆见杀害,其余或以颜色变动,或 以喘息不调,或以行步乖节,或以言辞失措,帝皆以为怀恶在心,变见于外,乃手 自殴击,死者皆陈天安殿前。于是朝野人情各怀危惧。有司懈怠,莫相督摄;百工 偷劫,盗贼公行,巷里之间人为希少。 (见《魏书·太祖记》)
后秦帝王姚兴,也是因为服药后身体不好,喜怒无常,而引起了国内的动乱(见《晋书·姚兴载记》)。 

王大、王恭尝俱在何仆射坐。恭时为丹阳尹,大始拜荆州。讫将乖之际,大劝恭酒,恭不为饮,大逼强之,转苦。便各以裙带绕手。恭府近千人,悉呼入斋;大左右虽少,亦命前,意便欲相杀。何仆射无计,因起排坐二人之间,方得分散。( 《世说新语·忿狷》)
桓南郡被召作太子洗马,船泊荻渚,王大服散后已小醉,往看桓。桓为设酒,不能冷饮,频语左右:“令温酒来!”桓乃流涕呜咽,王便欲去。桓以手巾掩泪,因谓王曰:“犯我家讳,何预卿事!”王叹曰:“灵宝故自达。”(《世说新语·任诞》)

6、服药与逃避政治灾祸
魏晋时期,统治阶级内部矛盾十分尖锐,有些人为了逃避政治漩涡,往往诈称寒食散症状发作。因为服寒食散患后遗症被视为残疾之人而容易避祸。
比如八王之乱时,王颙派人游说成都王司马颖,准备杀掉齐王司马冏,司马冏向王戎请教对策,王戎劝齐王冏:“若以王次第,不失故爵,推权崇让,此求安之计也。”但齐王冏的谋臣却不同意齐王冏放弃权力,准备杀掉王戎。王戎就伪装药性发作,掉进厕所茅坑之中,才免除了杀身之祸。(见《晋书·王荣传》)

殷顗任南蛮校尉时,其从弟荆州刺史殷仲堪在王恭的怂恿下,准备发动内战,并动员殷顗一起参加。殷顗严词拒绝:“吾进不敢同,退不敢异。”后来殷仲堪举兵成功,贪得富贵,并记恨殷顗前言。殷顗知道殷仲堪将排除异己,任用党羽。便借服寒食散外出行散,托疾不还。当殷仲堪去看望他的时候,殷顗因服药已经严重散光,只能见人半面。(皇甫谧谓:“服药失节度,则目瞑无所见。”《医心方》卷二〇引释慧义云:“散发后热气冲目,漠漠无所见。”顗正患此病。)殷仲堪难过地说:“兄病殊为可忧。”而殷顗却义正词严地说:“我病不过身死,但汝病在灭门,幸熟为虑,勿以我为念也。”后来,殷仲堪在与桓玄的作战中失利,被逼自杀。殷顗则因服散致病,忧郁而卒。(见《晋书·殷顗传》及《世说新语·规箴》)

据《高僧传》,桓玄征讨殷仲堪时,大军经过庐山,桓玄邀名僧慧远出虎溪见面,慧远称疾不堪,桓玄只好入山去见慧远。晋安帝自江陵凯旋回京师,路经庐山,辅国何无忌劝慧远候迎,慧远仍然称疾不行,晋安帝只好派人劳问。慧远在给晋安帝的信中说:“贫道先婴重疾,年衰益甚,猥蒙慈诏,曲垂光慰,感惧之深,实百于怀。自远卜居庐阜,三十余年,影不出山,迹不入俗。每送客游履,常以虎溪为界焉。”在晋义熙十二年(416)八月因寒食散药物发作而病倒,六天后就奄奄一息了。

临终前,弟子耆德等人劝他饮用豉酒解毒,(《医心方》引秦承祖《疗散豉酒方》:“散发不解,或噤寒,或心痛心噤,皆宜服之,方用美豉二升,以清酒三升一沸,炉取温服。”又见《全晋文》卷二七王羲之《杂贴》。)
慧远却不肯违犯佛教不许饮酒的戒律。请他喝米汁,也不允许。又请他喝蜂蜜水,慧远则命律师查阅经文,看是否允许。律师刚查了一半,慧远已经合上了眼睛。(《感僧传》卷六《晋庐山释慧远传》)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宁稼雨的雅雨书屋  网址:http://www.yayusw.com/  备案序号:津ICP备10001115号

  雅雨书屋 版权所有 建站时间:2006年7月4日 网站管理

本站由中网提供网站空间与技术支持,马上申请与我一样的网站

站主其他网络园地:雅雨博客|爱思想网个人专栏| 中国学术论坛宁稼雨主页|南开文学院个人主页|中国古代小说网个人专栏|明清小说研究宁稼雨专栏|三国演义网站宁稼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