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18日 0:41:02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类型 > 雅雨漫笔 > 详细内容
宁稼雨 | 一副准备三十年的对联
发布时间:2019-1-28  阅读次数:207  字体大小: 【】 【】【

  

(2016年10月与闫峪镇同学摄于深圳



1989年夏季开始,我在原有研究的基础上,开始集中精力对《世说新语》和魏晋风度进行更为深入的研究。经过半年的紧张工作,我完成了《世说新语与中古文化》一书初稿,并于1990年春季学期以该书稿为讲稿,在南开大学中文系首次开设“《世说新语》与中古文化”(后改名为“《世说新语》与魏晋风度”)专业选修课。选课班级为南开大学中文系86级学生。这个班级也是我1985年硕士毕业留校工作后首次“中国古代文学”(元明清部分)基础课的授课班级,可能因为这个缘故,班上很多同学选了这门课。

我那时还是刚刚在大学讲台从教不久的新人,大学授课经验不多,但却和同学们有很好的交流。可能因为时代环境的关系,课堂上我讲授的很多内容能够引起大家的共鸣,我能从大家听课的反应和目光中感觉到大家对于课程的认可程度。记得有一次,课堂上正在进行的内容,竟然让我本人和部分听课同学同时落泪。我因为哽咽而无法继续讲下去,我们一起在沉默中一起流泪几分钟后,课堂才恢复了正常。

课程大约进行过半的时候,这个班级有一次毕业社会实践的机会。当时学校给每个同学配备的社会实践补助大约是100多元。但这个班级的班导师因故不能带他们外出社会实践,当时南开中文系主管教学的副系主任崔宝衡先生在跟我协商后,让我带队,以我这门选修课课程考察的名义带领他们外出社会实践。我欣然接受了任务,并把课程考察的地点选定为与《世说新语》和魏晋风流关系密切的六朝古都南京。但是跟大家秘密协商后这次考察的方式却是今天回想起来极为后怕,也会让很多人感到惊骇世俗的。

准备工作就绪后,大约是1990年五、六月份,我带领这个班级从天津乘火车,于半夜到达南京后,很快就入住车站附近旅店休息。

第二天早饭后,我让全体同学在酒店大堂集合,宣布了两条简单而明确的决定:

1.从即刻起全体同学在保证安全前提下就地解散,自由活动;

2.全体同学必须按规定时间、规定车次返回学校。

我补充说明了几句:我冒了很大风险给了大家自由,希望不要让我真的遭遇风险。

决定和说明宣布后,全体山呼万岁,并要我放心,保证按要求返校,然后纷纷兴高采烈地作鸟兽散。

因为南京周边地方很多,同学们方向各异,有去杭州的,也有去黄山的。有三四位同学没有跟其他同学走,而是坚决要陪我一起考察。这其中就有一位名叫“闫峪镇”的同学。

我们几个人在南京转了几天后,又到扬州转了几处。几天共同的生活和考察让我们相互了解了很多。

这位闫峪镇同学在班上外号叫“皇上”,平常话不多,因几天在一起熟悉了,说话也就随便起来。说的比较多的就是他对于这门课程内容的喜欢和震撼,而且是喋喋不休,有说不完的话。

几天之后,全班同学全部安全返回,这次课程考察顺利结束。

这次课程考察除了跟大家形成这种默契,增进友谊之外,还有一个收获就是知道大家比较喜欢这门课,比如闫峪镇同学。

这个印象并没有因为这门课程的结束和他们的毕业而结束,而是经历了将近三十年的验证。

1996年,这个班级部分同学回学校聚会,纪念入学十周年。闫峪镇同学也回来了,因为大家聚会,单独说话时间不多,他跟我说的几句有限的话不是别的,又是跟我说,十年来他对南开大学课堂学习印象最深的课程就是我的那门“《世说新语》与中古文化”,而且这种感受是从毕业后的工作生活中去慢慢感受到的。

从那以后,这个班级搞过几次聚会活动,几乎每次活动,闫峪镇跟我聊的话题几乎都是不离《世说新语》,不离魏晋风度。最近的一次是2016年,这个班级在深圳搞了一次盛大的纪念入学三十周年活动。在这次聚会上,闫峪镇不仅继续跟我聊《世说新语》和魏晋风度,而且向我表达了这样的意愿:衷心希望我能用一副对联准确概括《世说新语》与魏晋风度的精髓,并亲手书写,留作纪念。

尽管我已经对《世说新语》和魏晋风度做过比较多的研究,这门课程也讲过二十多年,但一下子让我用一副对联把如此博大浩繁的内容概括出来,总有词不达意的担心,所以拖延纠结了许久。最近闫峪镇再次向我“逼债”。他的敦促果然有效,我近日不知何故脑洞大开,对联瞬间涌出:

  

目送归鸿山阴道,

心游太玄雪夜舟。


  

“目送归鸿”“心游太玄”用的是嵇康《赠秀才入军》第十四首中诗句:

  

息徒兰圃,秣马华山。
流磻平皋,垂纶长川。
目送归鸿,手挥五弦。
俯仰自得,游心太玄。
嘉彼钓翁,得鱼忘筌。
郢人逝矣,谁与尽言?

  

“山阴道”出自《世说新语·言语》:

王子敬(即王献之)云:从山阴道上行,山川自相映发,使人应接不暇。若秋冬之际,尤难为怀。

  

“雪夜舟”出自《世说新语·任诞》:

子猷居山阴。夜大雪,眠觉,开室,命酌酒。四望皎然,因起彷徨,咏左思《招隐》诗。忽忆戴安道;时戴在剡,即便夜乘小船就之。经宿方至,造门不前而返。人问其故,王曰: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

  

在我目前力所能及范围内,我以为该联基本上达到了他的要求。经他认可后,用对联专用粉彩纸一挥而就。

  

  大约从十年前起,为了给年轻同事留下教学工作量,我推掉了讲过多年的各种基础课和专业选修课,但惟独留下了这门“《世说新语》与魏晋风度”。今年我即将退休,正常教学生涯即将结束。在告别讲台之前,回想起三十多年来的大学教学历程,想起这门伴随我大学讲台教学生涯的课程,想起闫峪镇和更多的喜爱这门课程的学生,感觉在曾经的大学教学生涯中有过这样一门课,应该是人生中值得庆幸的一件事情。

  

闫峪镇在收到对联后,在微信朋友圈晒出对联,并留言说:

年前,收到了大学时代的老师宁稼雨先生寄来的对联。宁师教我们明清文学,钻研方向是古代小说。他的道德文章,非常令人景仰,因此大四时他开了一门选修课《世说新语》与中古文化,选课者踊跃。最神奇的是,课程结束,宁师居然申请一笔资金,名曰考察六朝古迹,使我们这些学生在临毕业一个多月前,竟然也公款旅游一把,在南京周围逛个够。受宁师影响,我始终喜欢《世说》,曾请宁师书写一联,寄托我对魏晋风度的向往。目送归鸿、心游太玄,化自嵇康的诗句 "目送归鸿,手挥五弦。俯仰自得,游心太玄。"山阴道出自《世说》" 从山阴道上行,山川自相映发,使人应接不暇。若秋冬之际,尤难为怀。”雪夜舟则出自雪夜访戴。收到此联,白头弟子,真真感慨万千。三十年前往事,万历在目。唯祝我师,健康长寿!

  

我则留言说:

个人认为,能有学生在三十年后还能记住他的课,这是一名教师从教生涯的最高荣誉!今年即将退休的我,将引以为终生光荣!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宁稼雨的雅雨书屋  网址:http://www.yayusw.com/  备案序号:津ICP备10001115号

  雅雨书屋 版权所有 建站时间:2006年7月4日 网站管理

本站由中网提供网站空间与技术支持,马上申请与我一样的网站

站主其他网络园地:雅雨博客|爱思想网个人专栏| 中国学术论坛宁稼雨主页|南开文学院个人主页|中国古代小说网个人专栏|明清小说研究宁稼雨专栏|三国演义网站宁稼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