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18日 0:41:02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类型 > 雅雨师友 > 详细内容
刘叔新:一位非常谦和而宽容大度的学者——悼念曹聪孙先生
发布时间:2010-2-17  阅读次数:2254  字体大小: 【】 【】【

时间:2010年2月7日 作者:刘叔新(南开大学教授) 来源:学术批评网

春节过去没多少天,传来曹聪孙先生病逝的噩耗。没料到那么好的一位学者,竟悄然走了,永远离开了我们。真令人痛惜!

虽然和曹先生不在同一所大学工作,但是在同在天津学界,常常碰面。几十年同行相交,话语投机,成了朋友。尽管各自忙碌,平常难多沟通,但是见面时三言两语,大抵双方心里想的都已交流了出来。他和我,不仅语言理论观点相近,对许多事情的看法也往往一致,彼此能够互信,很易形成默契。

记得最初和曹先生见面,是在天津师大一个学术报告会当中的休息场合。他给我留下的鲜明印象,是为人质朴厚道,非常和气。以后再次接触,发现他虽为资深教授兼图书馆馆长,却无半点架子,对我、对他的同事,态度总是那么谦虚。那是真诚的,可说纯然出自性格的修养和自然表露。

他天性比较内向、沉静,不多言。话语通常也较简短。而且语声轻沉,不会让人感到任何声威压力。这就使人很容易了解,他的内向绝非性格阴沉者的胸有城府或工于心计,而是天然谦和品性的表现。
和同行讨论、商议也好,同人随意倾谈也好,曹先生总是态度庄重而温和,对人十分尊重。在这样的场合,从不见他高谈阔论、自我张扬;也极少见他指陈别人的误陋、否定别人的观点。通览他的著作,无论理论性的还是实用性的,都不见批评别人见解的文字,大有王力大师避谈时贤舛误之风。
这些表现,尽管客观上非全有益于学术发展,非全都值得加以推广,但是从中透现出的谦和品格,却是那样纯莹剔透、那样可敬可爱。

曹先生年长于我,相差五六岁,但是在赐我的著作扉页上,多写有“恭赠”、“斧正”的字眼。对我谦恭如此,直令人受之愧惶。

不仅非常谦和,曹先生还是位宽容大度的学者。别人对自己傲慢不敬或恶言伤害,他不会光火,不会计较,也不耿耿于怀。这种难得的品格修养,在一次社团学术活动中有鲜活的表现。

那是90年代天津市语言学会一次年会上的事情。在时任学会副会长的曹先生宣讲论文之后,我请大家发言讨论。话音未落,座中一位年青学者忽离座举步,径走向宣讲论文的主座。只见他端正有力地坐下,把厚厚一叠发言稿往桌面一放,摆出副权威人士的架势。他是要给曹先生的论文作个长逾万言的即席批评!如此突出自己的一般发言,妄作长辈论文的权威批评,实在令人诧异、不安,真担心他会批出难堪局面,会有可怕后果。果不然,这位年青学者语带讥诮,东一句“曹教授啊,这样看”,西一句“曹教授啦,这样看”;措词、语气俱是居高临下,锋芒损人。而内容却道理不显,逻辑不明,凌乱杂踏,不知所云。发言者还不顾研讨会时间紧张,拖拖沓沓,按讲稿逐页逐句讲下去。讲了近半小时,只掀过去半叠讲稿,实在不妙。我不得不给发言者递去字条,请他赶快结束。放下字条转身返座当儿,瞥见不远坐着的曹先生,一脸安详慈和气态,没有因受刺激而郁闷不乐的丝毫痕影。他一切如常呢!我暗暗称奇。心想,若换了是我,遭此言讥语辱,可能就重话回敬,至少难过之情也会形之于外的。

中午休会后,大家在饭堂进餐。偶回首,发现曹先生和我背靠背地坐在挨近的邻桌之座,就转过身低声跟他说:“刚才xx的发言太不适当了,那样贬损人,我都觉得难受!您别放在心里才好。”他莞尔一笑,简短地答话:“不,不介意的,年青人气盛嘛!听xx的意见,谈得好像也不怎么清楚。”字字听来,是内心大度的真实写照,是宽容心态自然表露之声。

这样一位非常谦和而又宽容大度的学者,已无可能听到对自己的这种评价。多么遗憾啊!

曹先生的一生,是在淡泊名利、宠辱不惊的平和心态下度过的。他把毕生精力都贡献给了教学、科研和图书馆管理工作,劳作不息,成绩卓然。晚年退休岁月里,虽然体弱多病,仍坚持伏案勤作,默默耕耘,继续奉献研究心得。在寻常学界,他真是一位不寻常的好学者!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1]
    暂无已审核评论!


 宁稼雨的雅雨书屋  网址:http://www.yayusw.com/  备案序号:津ICP备10001115号

  雅雨书屋 版权所有 建站时间:2006年7月4日 网站管理

本站由中网提供网站空间与技术支持,马上申请与我一样的网站

站主其他网络园地:雅雨博客|爱思想网个人专栏| 中国学术论坛宁稼雨主页|南开文学院个人主页|中国古代小说网个人专栏|明清小说研究宁稼雨专栏|三国演义网站宁稼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