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18日 0:41:02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类型 > 雅雨漫笔 > 详细内容
魏晋人物谈|王戎之四:毫无保留的人间真性情
发布时间:2021/4/5  阅读次数:35  字体大小: 【】 【】【

四、毫无保留的人间真性情
王戎在魏晋名士中最为抢眼的亮点,就是他的率真性情。这一点,连嵇康、阮籍也难以企及。人要保持住真性情的最大障碍就是“装”。可汉代以来儒家思想设计规范的人格模式的本质就是要循规蹈矩,一切都要服从社会的规矩规则,这说白了就是要“装”。“孝子”是装出来的,“孝廉”是装出来的,“烈女”是装出来的,如此等等。“装”得久了,就会习惯成自然,不装的“真”反而不会了。纵观整个魏晋士林,尽管不乏丢掉“装”的面具,努力争取回归真性情者。但把“装”的面具丢弃最彻底,成为魏晋时期最不“装”的人便是王戎。
之所以这样讲,是因为人无完人。凡是没有缺点的人应该都是“装”出来的。但魏晋那些最负盛名的名士(如嵇康、阮籍等人),好像都很难找到缺点。即便有点缺点,好像也不显得那么不堪,不过就是醉醉酒,有时不穿裤子而已。在我看来,这恐怕也是“装”出来的,他们身上应该绝不止这点有限的缺点。相比之下,王戎身上的缺点比他们多的多,但在我看来,这正说明王戎的真诚,王戎几乎可以说是魏晋名士中唯一完全不“装”,彻底坦露展示自己真性情的人!
要说王戎的缺点毛病还真不算少,他首先就是一个与魏晋名士清廉风气相左,热衷金钱拜物教的狂热信徒:
司徒王戎,既贵且富,区宅、僮牧、膏田、水碓之属,洛下无比。契疏鞅掌,每与夫人烛下散筹算计。(《世说新语·俭啬》)
据本条刘孝标注引王隐《晋书》:“戎好治生,园田周遍天下。翁妪二人,常以象牙筹昼夜算计家私。”同样是数钱,《世说新语·任诞》篇记载祖士少(约)数钱时怕被客人见到时的慌乱状态就显得不够洒脱。王戎则是毫无遮掩地数,因为他不“装”。
跟爱财如命相关的当然就是吝啬。不过王戎的吝啬倒是很真实,很不“装”:


王戎俭吝,其从子婚,与一单衣,后更责之。(《世说新语·俭啬》)
王戎有好李,卖之,恐人得其种,恒钻其核。(《世说新语·俭啬》)
王戎女适裴頠,贷钱数万。女归,戎色不说。女遽还钱,乃释然。(《世说新语·俭啬》)
这位肥得流油,位至三公的司徒大人虽然已经是“洛下无比”,但还是那么爱财如命:侄子结婚作为礼物送给人家的一件单衣,却能再要回来;为了“肥水不流外人田”,竟然把自家优秀品种李树钻核出售(估计不会白送);女儿结婚,不但没有彩礼,就连借贷的钱也需要女儿还回来。这种吝啬鬼差不多能够进入吉尼斯世界纪录了。不过仔细想想,王戎这吝啬很是可圈可点:一是他很真实,怎么想就怎么做,全然没有任何伪饰;二是他的吝啬虽然真实,但底线很明确,吝啬的全部行为都是守自己的财,绝不霸占他人财物。这样的吝啬你最多可以从道义的角度嘲笑和揶揄他,但从法律和品质的角度,你对他恐怕恨不起来。
      王戎的纯真性情,最有价值,最美好的部分是他在情感方面表现出来的纯真之美。这个纯真之美在中国封建社会中具有重大的反潮流价值和现实引导作用。情感是人类高级的精神操守和行为表现,是人类区别于动物的显著标志。但情感既有自我把握的内向性,也有与他人交往有关的外向性。为了防止人类外向情感交往发生矛盾问题,文明社会对外向性情感交往往往要通过法律和社会约束的方式加以规定和限制。中国儒家最有影响力的限制就是“发乎情,止乎礼义”。要用礼义对情感进行限制和引导。这从维护社会秩序的角度当然有其道理,但这把双刃剑的另外一面,却是对人的精神情感的扼制和扭曲。人们需要按照规则来把握情感释放的尺度,这样的情感释放如同用化肥催生的食品,还能有多少味道和营养?王戎的纯真性情表现则完全是赤子之心的结晶和外露,让人只能仰视和敬佩。他的纯真情感主要表现在与亲人的情感交流和释放中,首先就是对长辈的深情:


王戎、和峤同时遭大丧,俱以孝称。王鸡骨支床,和哭泣备礼。武帝谓刘仲雄曰:“卿数省王、和不?闻和哀苦过礼,使人忧之。”仲雄曰:“和峤虽备礼,神气不损;王戎虽不备礼,而哀毁骨立。臣以和峤生孝,王戎死孝。陛下不应忧峤,而应忧戎。” (《世说新语·德行》)
王安丰遭艰,至性过人。裴令往吊之,曰:“若使一恸果能伤人,濬冲必不免灭性之讥。”(《世说新语·德行》)
王戎与和峤“生孝”与“死孝”的区别,就是“装”与“不装”的区别。和峤的孝,是按礼教程序有步骤的操作,而王戎的孝,则完全是任凭内心对亲人情感追思潮流的驱使,而不加任何规定、限制和伪饰。从玄学的角度看,则是一种“得意忘象”的本能行为方式。


其次是夫妻之间没有限制的亲爱之情:
王安丰妇,常卿安丰。安丰曰:“妇人卿婿,于礼为不敬,后勿复尔。”妇曰:“亲卿爱卿,是以卿卿;我不卿卿,谁当卿卿!”遂恒听之。(《世说新语·惑溺》)
“卿”字在古代有多种用法和含义,这里是指古时夫妻或好友间表示亲爱的称呼。《孔雀东南飞》:“我自不驱卿,逼迫有阿母。”所以,这是一段极为罕见的古代士族文人家庭中夫妻闺房之乐的佳话:王戎的妻子总是用“卿”这个带有亲昵色彩的称呼来喊自己的丈夫,王戎却跟妻子开起了玩笑:按照礼教的规定,夫妻之间不能用这种太亲热的称呼哦!妻子却心领神会地说起了那段千古流传的绕口令:喜欢你,爱你,所以管你叫“卿”,我不管我亲爱的叫“卿”,那么谁来管我亲爱的叫“卿”呢!这段大胆的告白即便在今天,恐怕也不是所有热恋青年男女都能说出口的亲昵真情告白。夫妻之间仿佛现场默契表演了一场秀恩爱的肉麻戏。不但极有戏剧观赏效果,而且,也制造了一个至今还在被用来形容热恋中的青年男女感情和关系达到密不可分的黏糊程度使用频率很高的成语——“卿卿我我”!
      第三是丧子之痛的真实情感:
王戎丧儿万子,山简往省之。王悲不自胜。简曰:“孩抱中物,何至于此?”王曰:“圣人忘情;最下不及情;情之所钟,正在我辈。”简服其言,更为之恸。(《世说新语·伤逝》)
中年丧子,黑发人送白发人,乃人生重大悲痛事件。王戎不幸遭遇这种经历。面对山简的善意劝告,王戎的对话表达他内心对儿子去世的极度悲痛,在王戎看来,圣人已经进入超然物外的忘情境界,而普通人也不懂得什么是真正的情感,只有我们这种人,才是最能懂得情感,而且被情感折磨的钟情者。由于失去儿子对王戎造成了难以平复的深深痛苦,王戎甚至作出了平生极为罕见的过分之举:
戎子绥,欲娶裴遁女,绥既蚤亡,戎过伤痛,不许人求之,遂至老无敢娶者。(上条刘孝标注引王隐《晋书》)
因为儿子夭折造成了深深痛苦,王戎甚至不许别人娶儿子打算迎娶的女子。这难免有些霸道,但但的确又是王戎对儿子真心情感的流露。


王戎和山涛是竹林七贤中地位最高,年龄最长的两个人。但相比之下,王戎活得更平凡,更低调,平凡和低调得简直就像我们周围邻居中的某位老大爷。这种平凡和低调的活法不但在古代士人中很有特色,对今天人们的人生态度和处世方法,也不无参照借鉴意义。

(全文完



       

              

       

(本文选自宁稼雨《魏晋人物谈十四|王戎:低调保身与率真性情的成功实践》,《文史知识》2021年第二期)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宁稼雨的雅雨书屋  网址:http://www.yayusw.com/  备案序号:津ICP备10001115号

  雅雨书屋 版权所有 建站时间:2006年7月4日 网站管理

本站由中网提供网站空间与技术支持,马上申请与我一样的网站

站主其他网络园地:雅雨博客|爱思想网个人专栏| 中国学术论坛宁稼雨主页|南开文学院个人主页|中国古代小说网个人专栏|明清小说研究宁稼雨专栏|三国演义网站宁稼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