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18日 0:41:02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类型 > 雅雨漫笔 > 详细内容
雅雨丛谈: 北方羊酪与南方莼菜羹之间的“PK”
发布时间:2020/5/15  阅读次数:63  字体大小: 【】 【】【
    

魏晋时期北方人这种胜利者的狂傲之气不仅表现在晋武帝身上,其他中原贵族,也每每以此亵渎吴人。



当吴亡后,中原大族王浑来到建邺,在酒酣之后,趾高气扬地对吴人说:“值此亡国之际,诸位没有什么遗憾的吧?”这股得意忘形而又盛气凌人的狂态,足以令吴人咬牙切齿,不堪忍受。周处答道:“汉末大乱以来,三国鼎立的局面也很快结束了,亡国的不仅是吴人,魏不也被晋所取代了吗?所以怀有亡国之憾的,又岂止我们吴人?”于是王浑羞愧难当(见《晋书·周处传》)。周处这几句软中带硬的回敬,也表明吴人国虽亡,而志不辱,分毫不让的对立情绪。


      吴亡以后的最初几年,江南大族顾虑重重,不肯入洛,主要原因就是不肯领教中原人的白眼。陆机陆云兄弟二人在吴亡后退居旧里几近十年,闭门勤学,太康末始入洛阳。“初入洛,不推中国人士”。陆机入洛后,也自称“蕞尔小臣,邈彼荒遐”(陆机《皇太子宴玄圃宣猷堂有令赋诗》)。陆云《答张士然一首》也有“感念桑梓域,仿佛眼中人”的句子,可见其自卑情绪和桑梓之感。

当少数吴人接受亡国的事实,被迫入洛,对他们来说,是被逼向一个不可知的未来。而到了洛阳以后,他们敏感的神经,总是能清楚地感觉到中原人在言行中处处表现出来的优越感,从而使吴人感到无比的屈辱和难堪,所以也毫不客气地予以反击。


当蔡洪来到洛阳,很快就有洛阳人问他:“新政权刚刚设立,众位公卿奉命延揽人才,要从卑微低贱者中寻求才能出众者,从隐居山林者中选取才德贤明之士。先生是南方的亡国遗民,有什么特异的才能来这里参加人才竞争呢?”蔡洪毫不客气地回答说:“夜光珠不一定都出于孟津附近的黄河中,巴掌大的璧玉不一定都从昆仑山开采出来。大禹就出生于东夷,周文王则是出生于西羌。圣贤的出生地未必有固定的处所!当初武王伐纣的时候,把殷商的顽民迁徙到洛阳,各位莫非就是这些顽民的后代?”


这个故事出自《世说新语·言语》,又见载于《晋书·华谭传》和《太平御览》卷四六O引《文士传》,均作华谭事。故刘孝标注称《世说》为穿凿。其实这正可以理解为在中原人每每可见的无礼面前,吴人当中流行的反击措辞,以塞洛中人士之日。而把洛人骂为殷之顽民,并非蔡洪、华谭所创,正是当时比较流行的谚语。据《洛阳伽蓝记》,洛阳城东北有上高里,为殷之顽民所居处。高祖名闻义里。迁京之始朝士住其中,迭相讥刺,意皆去之。北魏时成淹和王肃在朝歌也以殷顽民的典故相互戏笑(见《魏书·成淹传》)。这说明从西晋到北朝,殷迁顽于洛邑之事一度流传不衰。可见吴人虽然到了洛中,但南人北人间仍有很多这样能够反映双方对立情绪的口角。






陆机入洛后,前去拜访王济,王济在陆机面前摆了几斛羊酪,挑衅地对陆机说:“你们江东什么东西可以敌此?”陆机回答说:“有千里莼羹,但未下盐豉耳!”(《世说新语·言语》)






本来,羊酪和莼羹是能够代表南北饮食文化的产品,但这里已经被用来作为双方政治对立情绪的表现工具。王济的狂傲,自与王浑等人不差,而陆机的话中,既有江东人的荣誉感,又饱含对中原人目中无人的极度不满。陆机出身江南大族,又文名显溢,尚得此礼遇,他人便可想而知。




(本文节选自《雅雨丛谈:从吴姓侨姓关系解读魏晋南北文化的差异与隔阂》,《古典文学知识》2020年第二期)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宁稼雨的雅雨书屋  网址:http://www.yayusw.com/  备案序号:津ICP备10001115号

  雅雨书屋 版权所有 建站时间:2006年7月4日 网站管理

本站由中网提供网站空间与技术支持,马上申请与我一样的网站

站主其他网络园地:雅雨博客|爱思想网个人专栏| 中国学术论坛宁稼雨主页|南开文学院个人主页|中国古代小说网个人专栏|明清小说研究宁稼雨专栏|三国演义网站宁稼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