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18日 0:41:02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类型 > 雅雨文库 > 详细内容
我的学术之路(九):我的古代文言小说研究
发布时间:2020/6/24  阅读次数:139  字体大小: 【】 【】【

  

1985年硕士研究生毕业留校工作开始,大约用了三年左右时间,主要精力放在备课上课方面;继而又用了大约三五年时间,为若干小说辞典和工具书撰写了大约40万字,500条左右的古代小说词条。这些工作为后来的深入研究夯实了基础。大约与此同时,从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我开始起步进入自己独立进行学术研究的时段。从1990年到今年2020年,大约30年时间,我从三个方面步入学术正轨,完成了自己学术生涯中的基本布局和主要成绩。

  其中第一方面就是古代文言小说研究

文言小说研究是我学术研究起步之地,我全部的学术研究是以此为根基,很可能也是以此为最终归宿的。

1982年开始,我在恩师刘叶秋和宁宗一两位先生指导下开始攻读笔记小说方向硕士学位,并于1985年完成硕士学位论文《中国志人小说发展史论》。三年学习和学位论文写作为我的学术方向基本框定格局。毕业后我展开自己的学术研究首先就在文言小说这块硕士学习期间自己开垦并且熟悉的处女地继续深耕细作。




我在文言小说研究方面的第一部学术专著是在硕士学位论文基础上扩充而成的《中国志人小说史》。

因为硕士学位论文自己不完全满意,一直希望能够弥补充实。硕士毕业之后,恩师刘叶秋先生也一直叮咛我,要找机会把硕士论文扩展成为一部学术著作。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图书出版环境和今天完全是两个天地。那时不存在作者出经费出书的情况,一部学术著作能否出版,完全是出版社根据其学术价值和学界市场需求来择定。所以那时初出茅庐的年轻学者要想出一本学术著作,基本上属于天上掉馅饼的那种概率。

但是即便如此,学问又不能不做,所以那时我是为期待中的目标做脚踏实地的准备。那些年我参加编写的若干种以文言小说为主的小说工具书词条编写,为后来的《中国志人小说史》和《中国文言小说总目提要》做了一定的必要准备。

也许是“天道酬勤”这句话有了应验。大约是1989年的时候,一个意外机会的来到为我的第一部学术专著《中国志人小说史》开启了幸运之门。

20世纪七十年代末开始,辽宁春风文艺出版社在已故著名出版家林辰先生操作之下,开始整理以大连图书馆大谷收藏中国明清小说出版的大工程。这个工程为辽宁出版界树立了中国古代小说研究出版重镇的品牌效应。为了配合这个工程,从20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开始,辽宁人民出版社决定出版一套学术性的《中国小说史丛书》,大致属于中国小说题材类型史的创意方向。先后出版了黄岩柏的《中国公案小说史》和罗立群的《中国武侠小说史》。其中罗立群是敝系朱一玄先生的嫡传弟子,人称“罗大侠”。该书是他的硕士学位论文,由朱先生向辽宁人民出版社推荐之后很快出版。该书出版后,朱先生又向辽宁人民出版社该套丛书责编常晶女士推荐了我的《中国志人小说史》,认为该选题出自刘叶秋先生授意,并亲自指导,有填补学术研究空白的价值。

这里要插几句朱一玄先生对我的学术恩泽玉惠。当年我报考硕士研究生的时候,目标是中国古代小说,报考方向主要考虑的是明清小说。这一年招生目录上明清小说方向的导师比较少,我开始基本锁定在南开大学的朱一玄先生(第一志愿)和河北师范学院(今河北师范大学)朱泽吉先生(第二志愿)。但因意外发现该年招生目录中出现了从未有过的南开大学兼职教授刘叶秋先生指导的专业方向“笔记小说”。这个意外惊喜让我临时改变了报考计划。但朱先生也同在南开大学,如果我能考取,仍然有机会向朱一玄先生学习请教。这使我稍有失落的心情有了很大宽慰。入学之后,我拜见朱一玄先生的时候,还特地向朱先生说明了这一情况。朱先生听了之后慷慨而谦虚地说,刘先生学问好,又难得能招生一次。你能考取刘先生的研究生,是你一生学术生命的重要机遇,要好好珍惜。我们之间虽然没有师生名分,但并不影响我们之间实际的学术和师生交往。朱先生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我硕士毕业第二年(1986),朱一玄先生作为特邀嘉宾,参加山东桓台举办的王渔洋(王士禛)学术研讨会。朱先生特地向会议举办方请求,让我写一篇王士禛笔记小说的论文,参加这次会议。恩师于1988年故去之后,朱先生特地找到我,要我务必协助他,一起完成恩师刘叶秋先生未竟的工作《中国古典小说大辞典》。我毫不犹豫承接了这个任务,并且协助朱先生完成了很多关于该辞典的事务性工作。这样更加深了我和朱先生之间的学术联系和私人感情。可以说,从恩师刘叶秋先生故去之后,朱一玄先生无形中成为我学术生涯中赖以依靠的一棵大树,在很多方面得到他的荫护泽被。这本《中国志人小说史》就是重要一例。



该书选题很快在出版社获得通过,我按照出版社的要求,在硕士论文的基础上,将全书规模框架扩大为十章,于199110月出版。与硕士学位论文相比,这部书稿字数从近5万字增加到近30万字。不仅体量有了很大扩展,而且在基础文献寻访和整体框架把握上都更趋成熟。朱一玄先生不仅热情推荐了该书选题,而且还欣然为该书写序。朱先生在序文中将该书学术价值大致归纳为三点:一是选题的填补空白。以《世说新语》为代表的志人小说是中国小说史上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学界一直缺乏系统研究。除鲁迅《中国小说史略》专门辟有《世说新语与其前后》一章,对这类小说做了大概勾勒介绍之外,尚无更深入的挖掘研究。该书第一次以专书形式系统研究志人小说,开辟了小说研究的新领域;二是对志人小说做了比较扎实的文献考据工作,解决和考证辨析出若干志人小说文献掌握和舛误讹错,纠正若干前人误说;三是从理论层面对志人小说相关问题提出一些比较重要的观点,如对于志人小说概念范围的界定,从历史文化思潮的角度分析各个时代作品的内容意义,以及对以《世说新语》为代表的“世说体”小说体例形式的艺术规律总结等等。该书出版后,在学界产生一定影响,并获得好评。吴云先生《魏晋南北朝文学研究》一书认为:纵观百年魏晋南北朝的小说研究,在前50年,贡献最大的首推鲁迅;在后50年,以李剑国、宁稼雨的成就比较突出。鲁迅的研究比较简略,从大处着眼,要言不烦,在总体上有开创之功;李剑国在志怪小说研究方面,宁稼雨在志人小说研究方面,具体的研究比较深入,有自己的见解。该书还认为:宁氏的志人小说研究,比较细致深入,有些方面填补了学术研究上的空白。此后也有一些人从事这方面的研究,但总的来看,还没有超出宁氏的成就。”

在《中国志人小说史》的基础上,我又进一步加深拓宽研究,于1996年出版《中国文言小说总目提要》一书。

其实该书选题的最早设计者是恩师刘叶秋先生。早在20世纪八十年代初,恩师《历代笔记概述》一书出版后,立即在海内外引起强烈反响。有海外学者建议,可以在该书基础上,仿照《四库提要》形式,将其扩充为《历代笔记总目提要》。恩师非常重视这个建议,并决定做成此事。我硕士毕业之后他跟我相约合作完成此书,并初步计划我们各自在三五年内把手里其他学术研究工作处理完毕,并为该提要一书积累材料,大约从1990年前后两人全力投入此项工作。遗憾的是,恩师于1988623日猝然离世,这个宏伟计划未能如愿实现。

恩师虽然离世,但恩师这个宏愿我没有忘记。在撰写《中国志人小说史》和为多种小说工具书撰写词条的同时,我已经在心里暗暗盘算怎样启动恩师未能实现的那个宏愿。同时也尝试和一些出版社联系此事。虽然未能成功,但几次与出版社磋商选题的过程,尤其是有些出版社对此书的有益建议,让我对此书的撰写方向愈加明确。在前北京中国书店出版部杨华老师的建议下,我把最初恩师计划的《历代笔记总目提要》调整为《中国文言小说总目提要》。这样便缩小了目标范围,在操作上更有可行性。

经过几年的斟酌推敲和准备材料,终于有了该书列入出版计划的喜讯。大约1991年,《中国志人小说史》出版后,我将此书呈送给老友兼乡贤,时任齐鲁书社古籍编辑室主任周晶先生,并同时向他提交了在齐鲁书社出版该书的选题申请。周晶先生既是出版家,也是对中国古代小说有过研究的学者,同时也是古籍收藏家。在他的积极奔走努力下,该书选题终于在1992年获得通过。选题通过之后,出版社方面出于对我个人完成此书的关心,提出是否有可能采用集体合作的方式。此前我也考虑过这个问题,没有采用的原因有二:一是鉴于国内若干工具书和出版社的出版物往往因多人合作而出现水平参差不齐的现象;二是一般集体合作需要有该领域权威的大牌学者领衔,方能有这样的感召力。而我当时还只是初出茅庐的年轻学者。出版社基本认可了我的理由,确定由我个人独力完成这部书稿。



1992年开始,该书进入全面撰写过程。尽管此前有过《中国志人小说史》和若干小说工具书词条撰写的积累,但这些积累与撰写一部史无前例,全面反映中国古代文言小说全部的工具书目标之间,还有相当大的缺口空间。为此我从几个方面权衡设计,惨淡经营,力争达到预期目的。

首先是合理界定文言小说的内涵外延。鉴于古今小说概念出入较大造成小说文体界限模糊的情况,完成《中国文言小说总目提要》的先决条件就是科学界定其概念内涵。在参照相关学术前贤掌握标准的基础上,我把这部提要的对象范围限定为:在充分尊重古人小说概念的基础上,用今人的小说文体概念(以古代公私目录学著作的“小说家”门类为基本依据)对其进行厘定和处理:保留其中与现代小说概念基本吻合的部分,剔除其中明显与现代小说概念龃龉的部分,增补其中没有收入的作品,从而力求全面反映古代文言小说的实际面貌。

其次是尽最大努力去搜集掌握文言小说作品的原始信息。个人完成这部反映古代2000多部文言小说的提要工具书,最大的困难就是难以穷尽全部原始文献信息。为此我把全部文献工作分为四类:一是尽最大努力占有一手材料信息(以京津两地国家地方图书馆为主,兼及其他地方图书馆);二是对尚无条件占有一手信息的作品努力去寻找可能的其他信息渠道予以吸收借鉴;三是对部分亡佚作品做考证辑佚工作,力求恢复原貌;四是对以上三种途径仍然难以解决的文献问题加以注明,付之阙如。

第三是力求保证提要内容的学术含金量。这部提要是在已有两部文言小说书目(程毅中《古小说简目》,袁行霈、侯忠义《中国文言小说书目》)的基础上增补提要内容,同时也是对已经出版《中国通俗小说总目提要》的呼应。为提高该书学术质量,我将书中每个词条的基本撰写要素规定为:原始著录和现存版本信息;作者生平简历及其文献出处;该书内容基本概况、艺术手法特征;部分故事的源流演变情况;该书在文言小说史上的的地位价值等等。

在原有积累的基础上,经过三年的潜心工作,该书于1995年基本杀青。完稿后我专程赴北京程毅中先生寓所,请他审读部分稿件内容,并请他为本书撰写序言和书名题签。程先生欣然应允,并为该书题诗一首:

谈情说鬼妄言之,小道可观不让诗。

雪纂风钞成别录,其中甘苦有谁知?


该书于199612月出版,出版后在学界引起较强反响,被视为文言小说研究的重大成果。成为文言小说研究的必备工具书。朱一玄先生、卞孝萱先生等均撰文盛赞此书于学术建设之功。黄霖、许建平著《中国古代文学研究史》(小说卷)认为:“宁稼雨的《中国文言小说总目提要》是一部具有集大成性质的文言小说目录学著作,它的出版标志着文言小说研究的新进展。”当然,作为独力完成的2000多条,近百万字的工具书,其中的舛误失察在所难免。学界对此也有过批评指正,本人本着对学术负责,对真理负责的态度,已经认真吸取了这些批评建议的合理部分,同时自己也不断发现若干该书的可以修订之处。这些修改内容已经表现在本人与朱一玄、陈桂声先生合著的《中国古代小说总目提要》一书(文言卷)中(人民文学出版社2005年版)。




在《中国志人小说史》《中国文言小说总目提要》《中国古代小说总目提要(文言卷)》的基础上,我于2017年申报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全汉魏晋南北朝小说辑校笺证”,获得立项。这个项目将是对我以往文言小说(汉魏晋南北朝部分)研究的全面总结和继续深化。该项目的基本目标是:遴选确定《汉魏晋南北朝小说全目》;对入选作品进行辑佚、校勘和笺证工作,计划最终成果为《全汉魏晋南北朝小说辑校笺证》(六卷本)。该项目目前正在进行中,计划于2023年之后结项。




(本文节选自宁稼雨《我的学术之路(九):步入学术正轨三十年的三个研究领域》第一部分:古代文言小说研究;载《广西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20年第二期)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宁稼雨的雅雨书屋  网址:http://www.yayusw.com/  备案序号:津ICP备10001115号

  雅雨书屋 版权所有 建站时间:2006年7月4日 网站管理

本站由中网提供网站空间与技术支持,马上申请与我一样的网站

站主其他网络园地:雅雨博客|爱思想网个人专栏| 中国学术论坛宁稼雨主页|南开文学院个人主页|中国古代小说网个人专栏|明清小说研究宁稼雨专栏|三国演义网站宁稼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