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航文本演变及文化意蕴
发起人:YIWENWANG  回复数:0  浏览数:774  最后更新:2017-9-20 8:56:27 by rainning

发表新帖  帖子排序:
2017-9-19 20:51:49
YIWENWANG





角  色:普通会员
发 帖 数:12
注册时间:2016-9-27
裴航文本演变及文化意蕴
裴航文本演变及文化意蕴





摘要:电影译名《魂断蓝桥》的



蓝桥"即出自裴航与云英故事,本文拟将各时代的裴航故事做一梳理,并观察其背后的社会文化变化。









关键词:裴航、蓝桥、玉杵、主题学、叙事文学





《裴航》出自裴铏《传奇》,记载在类书《太平广记》,故事描写裴航得到崔相国赠钱,搭船遇樊夫人,樊夫人以诗暗示其妹云英、蓝桥、神仙等,之后裴航专心求玉杵臼及祷药,后来遇到友人卢颢聊其成仙之事。之后故事不只深受官方喜爱,也传入民间,并由文人加工搬演成戏剧传奇。如戏曲剧目



蓝桥会"描写韦郎保与贾玉珍因兵乱而分开,几年后两人在河边相遇了,原约定三更蓝桥相会,没想到山洪暴发,韦被洪水冲走,贾也投河殉情,因此也被称为



水漫蓝桥"、



水渰蓝桥"、



蓝桥汲水"等。此据《庄子․盗跖》:



尾生与女子期于梁下,女子不来,水至不去,抱梁柱而死"衍生。近代电影译名《魂断蓝桥》的蓝桥即出自裴航与云英故事,蓝桥一词已成为男女之间结为美好姻缘之事,本文拟将各时代的裴航故事做一梳理,并观察其背后的社会文化变化。





一、

裴航相关记载





《太平广记》描写裴航得到崔相国赠钱,搭船遇樊夫人,樊夫人以诗暗示其妹云英、蓝桥、神仙等,之后裴航专心求玉杵臼及祷药,后来遇到友人卢颢聊其成仙之事。





周密《武林旧事․卷十․官本杂剧段数》记有



裴航相遇乐",《中京剧目辞典》说其搬演的是裴航云英的故事,而且当时它已是官本杂剧的代表之一,可见其受喜爱的程度。虽然杂剧已失传,但也成为后代蓝桥名称的桥梁。





南宋罗烨《醉翁谈录․辛集․卷二․神仙嘉会类․裴航遇云英于蓝桥》内容无崔相国赠金与得道后遇友人卢颢两段,让故事焦点放在成仙过程。





陶宗仪《南村辍耕录․卷二十五․院本名目․诸杂大小院本․淹蓝桥》虽然只记载院本名目,且可能搬演韦郎保与贾玉珍故事,但是可以确定的是蓝桥名称的流传情况。





晁瑮《宝文堂书目․卷中․蓝桥记》有蓝桥之名。后收录在明代洪梗所刊《清平山堂话本․卷二․蓝桥记》,用入话引全文内容,与太平广记相比,删除崔相国赠金与得道后遇友人卢颢两段,让故事焦点放在成仙过程。





《全唐诗》记载裴航因下第,游鄂渚,偶然与樊夫人同载。它记录赠樊夫人诗与樊夫人答裴航两首,与《太平广记》相比,少了崔相国赠钱和与友人聊成仙之事。





清代三台馆山人《万锦情林․卷之二․上层․裴航遇云英记》内容与太平广记相同。





《白孔六帖․卷十五․浆․蓝桥驿》:裴航归,辇下经蓝桥驿,渴甚,求浆于茅舍,见老媪方缀麻,媪啜云英擎浆来,见箔下女子甚佳,只记载因渴求浆之事。





董康《曲海总目提要․卷九․蓝桥记》记载明万历间的龙膺《蓝桥记》搬演裴航遇云英故事,并引杜甫诗、李商隐诗的蓝田,说因为桥在蓝水上,故名蓝桥;董康《曲海总目提要․卷十․玉杵记》记载明末杨之炯《玉杵记》的大致情节,并提及裴航、崔护故事合而为一,是因为裴航中的崔相国子弟即为崔护;然而董康却认为这是攀延附会。





孙楷第《中国通俗小说书目․卷三․明清小说部甲․蓝桥记》存《清平山堂本》;宝文堂目子杂类著录、《卷八․附录一․存疑目․玉杵记》(疑明杨之炯之玉杵记传奇)见于日本天明间秋水园主人小说字汇卷首;《汇印小说考证》蓝桥记、引《太平广记》裴航内容,并说万历时龙米陵依此衍为《蓝桥记》传奇;考证《玉杵记》,引孟棨《本事诗》,并说明末余姚杨之烱将《本事诗》与《裴航》故事合而为《玉杵记传奇》,因为两者都有因口渴求饮水、希望与该女子婚配等类似情节;但是说如果崔护是相国家子孙,与裴航交情很好,因而将两个故事合为一这种说法是有问题的。(页七O至七二。)





傅惜华元代杂剧全目《裴航遇云英》(一名遇云英);《十六曲崔护谒浆》(一名崔护谒浆);《尾生期女渰蓝桥》(一名尾生水渰蓝桥),均记载《录鬼簿》、《太和正音谱》、《元曲选目》、《今乐考证》、《曲录》等以上曲目,然而未见传本。而由《尾生期女渰蓝桥》可见蓝桥不只单用在裴航云英故事里,而是男女之间因缘之事。





明吕天成《蓝桥记》传奇。内容同《太平广记》。





云水道人玉杵记(又名蓝桥玉杵记),作于万历三十四年(

1606

)之前,演裴航、李晓云事。天仙张韦郎与妻玉女樊云英相约折枝,但却被玉帝谪下凡。张转世为裴航,云英转世为李晓云,两人从小即联姻,裴父托航给李父,不久后辞世,裴李两人也互有情谊,但是李父却把裴航赶走,欲将晓云另许配给富豪,后晓云抱石投河被祖母救往终南山学道,裴之后去投靠父友崔相国,后乘船,樊夫人以诗暗示云英,过蓝桥遇祖母与云英,欲求婚配,命购玉杵臼,并以半年为期,裴至京求臼并中探花,后解职往虢州得臼,又为其祷药,此时方知云英为晓云,夫妻均到玉峰洞修道,天帝召回天界。李父与富豪都有报应。





元代戏曲家庾天锡的《裴航遇云英》(简名遇云英),清代黄之隽(兆森)的《蓝桥驿》杂剧,又名《裴航遇仙》、《裴航入仙》、《裴航》,题目正名:



云翘酬句兰舟客,云英相见蓝桥驿。月老周旋杵臼缘,裴航入赘神仙宅。"









二、

裴航等人物形象转变





(一)裴航





《全唐诗》记载裴航是长庆中进士,之后又写长庆中,航下第,游鄂渚,偶与樊夫人同载。长庆只有八二一至八二四年,如何能在四年间又下第又中进士是很有问题的,根据《太平广记》记载,裴航是长庆中秀才;然而《全唐诗》却说他是进士。唐杜佑《通典․卷十五․选举三》:“初秀才科第最高,试方略策五条,有上上、上中、上下、中上凡四等



,但后来秀才科被废,秀才变成了读书人的泛称。到了宋代,凡经过各地府试者,无论及第与否,都可以称为秀才。明清时的秀才(生员)是经过院试才可以入学,而进士又必须先经过院试、乡试、会试、殿试的重重关卡,可想见其难度;而《全唐诗》开宗明义即说裴航是进士,目的除了赋予裴航一个读书人最崇高的地位外,有更大的目的是他以这样的身份却没有在朝廷做事,反而弃仕入仙,反映出仕途的政治艰辛,及入仙的难能可贵。





(二)云英





云水道人《玉杵记》,这故事在《太平广记》的基础上,再加上裴航、云英两人的前世、果报等情节。这里可以看到两人因罪被谪,而云英生来即带有玉杵臼,是李父因家贫不得已卖出,然而云英却去学道、丹诀,且李父及富豪最后的果报,这都说明当时佛道已融合为一;此外,对女性来说,当父亲要云英嫁富豪时,云英的第一反应不是逃走或说服父亲;而是自杀,可见当时的父权与女权相差是非常悬殊的,女性虽有婚配,哪怕在未嫁之前都不能再许配给其他人;但是反观男性,就没有那么高的道德观,就算是已有婚配未结婚,还是可以再娶妻,婚配与否对男性没有那么高的约束力,也不会闹到要自杀。可以说像《梁祝》双双都要自杀的那个朝代,在万历左右是不存在的。





(三)月老





清黄之隽《蓝桥驿》杂剧与《太平广记》相比,多了月老这号人物。它以月老取代云英母老妪,而且以入赘为名,可见清代并不以入赘为耻,只要女方家世够好,男方还是会趋之若骛。值得一提的是,月老这位神仙早在唐代《定婚店》时就曾经出现过,他是李复言笔下“坐在月光下翻无字天书的老人",后来人们俗称“月老",相传他会用红线把命定中男女的脚绑起来,让他们结婚。民间也有庙宇供奉月老,可见对爱情期待的男女们,信奉月老可以带来姻缘。而在裴航故事加上月老,则使命定的因素更加有说服力。





(四)侍女





唐小说记载侍女之名有《古镜记》之鹦鹉、《莺莺传》之红娘、《红线传》之红线……等。侍女鹦鹉在临死前也要饮酒享乐一番;红娘在《莺莺传》里负责张生与莺莺爱情中穿针引线的工作;红线虽是侍女,却是《红线传》中的主角侠女;这些都说明侍女们不是只有单一性格或工作,她们的存在并不如其他男女主角的卑微;而裴铏《裴航》中的樊夫人侍女袅烟也是。裴航写爱慕诗给樊夫人,樊夫人没有回答,在裴航数次问袅烟结果后,袅烟振振有词的反问:“娘子见诗若不闻,如何?”这样的反问让裴航无话可说,也无法继续追问结果。宋纪有功《唐诗纪事》写裴航时说他与樊氏女同载,航赂其



侍儿"。原本唐代侍女并不如男女主角般弱势,在纪笔下却连姓名都没有记录,而同时代的曾慥《类说》、(托名)朱胜非《绀珠集》却都把侍女名袅烟记载下来,三人虽属同一时代,但其对待侍女的情况却不尽相同,其侍女地位低下不如唐代可见。









三、

故事演变的文化意蕴





从唐传奇裴航到清代裴航杂剧,除了文体由小说演变成可搬演的杂剧外,故事本身的演变也反映了各个时代的文化背景。裴航文本演变到后代大致可分为两个脉胳,一为裴航云英故事;另一为水漫蓝桥杂剧。





(一)裴航云英故事





以裴航来说,他原本是秀才,到清代演变成进士身份。这样的身份反差表现,唐代原本描写的多是市井小民的传奇故事,然而到清代人们已经对这种题材无感,必须转变成最高知识分子的故事;此外还要加上当时流行的前世因果、报应轮回的观念(虽然这种观念并不是清代特有的,早在《喻世明言》卷五、卷二十二及《初刻》卷十四、二十、二十一、二十二、二十三、三十、三十四、三十五、三十六、三十七、三十八、三十九、四十等,都曾有命定、报应的描写),才有办法吸引众人的目光。





以云英来说,她原本只在裴航拿玉杵臼当聘礼才微笑地说:“虽然,更为吾捣药百日,方议姻好。",到清代演变成是一个会道术、丹诀,会反抗父权的女性。这样的反差看似代表唐代女性多遵从父母之命的婚姻;清代反之;实则却是,唐代父母会尊重女儿喜好再来选择婚配对象,清代则是父权的绝对权威。清代历经宋、元、明对女性的桎梏,虽然是所谓的外邦人统治,但是对女性束缚并没有因此减少,反而变多,云英在这样的时代背景勇于反抗父权,不仅是代表女性心底的呼声,也是对父权权力过大的抗争,而她后来得到幸福是因为反抗父权的结果,这带给广大女性无限的希望。





(二)水漫蓝桥杂剧





从《庄子․盗跖》中的尾生到陶宗仪笔下的《淹蓝桥》再到《蓝桥会》,因为目前存本有限,所以无法看出是否如清代云英般地女权低落的情况,能确定的只有它继承裴航中的蓝桥之名。









综上所述,蓝桥一词因为裴航故事,成为男女之间结为美好姻缘之事,而近代的电影《魂断蓝桥》中的蓝桥则更是裴航故事的衍生,当时风靡千万影迷,造成轰动,并被认为是经典爱情片代表之一,可见蓝桥影响之深入民间。









参考书目:





周密,武林旧事,浙江西湖书社,

1981







陶宗仪,南村辍耕录,北京文艺出版社,

1998







沈德符,万历野获编,北京中华书局,

1980







晁瑮,宝文堂书目,版次不清





董康,曲海总目提要,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

2014







孙楷第,中国通俗小说书目,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

1982







傅惜华,元代杂剧全目,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

1981







蒋瑞藻,汇印小说考证,台湾商务印书馆,

19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