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18日 0:41:02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类型 > 雅雨书话 > 详细内容
“批林批孔”运动中的意外收获
发布时间:2010-1-1  阅读次数:2128  字体大小: 【】 【】【
 

本来我们在师资培训班的学习期限是两年,从197112月到197312月。但计划不如变化。因文革初期结束后,社会进入相对稳定阶段。大量大跃进年代以后出生的孩子要进入中小学,大连市(实际上也是全国)各中小学的师资由于文革中有相当一批人仍然还处在政治审查阶段,还有一批人则已经被送到“五七干校”学习。为解决师资奇缺的矛盾,市领导决定让我们提前结束学习,于19732月立即上岗工作。

本来我中学的就读学校希望我能回母校协助徐世政老师工作,但因学校其他主要科目教师匮乏,名额又有限,我就被安排到一个以前没有美术教师的中学(大连38中)去独当一面,就任美术教师去了。

既然是美术教师,那么本职工作除了上好美术课之外,就是负责学校的一些日常宣传工作,像写写画画之类。好在我在中学时期的那套本领对付这些还是绰绰有余,所以没有什么新上岗职工的紧张和焦虑。然而时隔不久,时代再次把我卷入了被动的读书漩涡中。

1974年年初,毛泽东在江青一伙的怂恿下,错误地发动了“批林批孔”运动。这场运动的主要矛头是对准周恩来的,但平民百姓并不清楚其中内情,他们本着朴素的阶级感情,只要是毛老人家一声令下,他们大有赴汤蹈火、万死不辞之势。

这“批林”好理解,因为林彪投敌叛国,你怎么批他也不过分。可那“孔老二”招谁惹谁了?干吗非要把这位圣人拉出来像批走资派那么批倒斗臭?我,也包括许多人很不理解。

“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在执行中加深理解”,这是文革期间妇孺皆知并身体力行的一句话。我就是在这场运动的“执行”过程中不但加深了“理解”,而且还学到了许多东西,甚至可以说和今天的学术生涯不无关联。

当时各个单位的运动都是如火如荼,已经久违数年的大字报再次铺天盖地地出现在各单位的宣传栏上面。不过,这些大字报的内容往往不是学理上的分析驳斥,也难说是政治角逐的表述,要么是无知文盲的庸俗歇斯底里,要么是无聊文人的推波助澜。试举几例,以博一粲。

有的说:“这孔老二真不是个东西!毛主席他老人家好容易把我们妇女从苦海里解放出来,他还要‘调戏妇女’(好多大妈把‘克己复礼’听成谐音的‘调戏妇女’)!真该千刀万剐啊!”——大妈们并不清楚“孔老二”和“毛主席”谁先谁后,相隔多少年,以为“孔老二”是要和毛主席对抗的fan革命分子。

也有的文人搜肠刮肚,把孔老夫子那些“隐私”或“丑闻”都给抖搂出来了。什么孔子是他母亲和叔梁纥野合的私生子啦,孔子周游列国,四处碰壁,连问路人家都不搭理,成了丧家之犬,等等。

因为我们中学没有好好开过历史课,对这些说法也分辨不清。所以对这些内容也不免发生一点兴趣。就在这时,学校为了贯彻中央的精神和地方领导的指示,在全校对学生进行批林批孔方面的专门教育。为此,每个班级除班主任外,另外配备一个任课教师,协助班主任进行运动方面的教育工作。

作为学校的专职美术教师,我不当班主任,所以这次被派到一个班级进行运动教育。那个班主任是我们师范学校语文班的同学,我以为她是教语文的,对这些内容应该比我更熟悉,所以心想不过走走过场,应付一下。不想这位班主任平常对我们不当班主任的老师一肚子意见,这次见我落在她手下,非要我专门负责给学生讲运动方面的课程。我心想何不趁此机会自己也学学这方面的知识呢?于是也就欣然接受了任务。

接受任务之后,我利用自己掌握学校“图书馆”的有利条件,还真煞费苦心地找来好多参考材料。从中央到各级政府的重要文件和“两报一刊”(《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红旗杂志》)各种重要文章材料,到各地宣传部门为配合运动编写的各种参考材料,不能说应有尽有,反正是数量可观了。我把这些材料认认真真地好好读了下来,把其中重要并有心得的地方做了笔记。然后按照学校和我的直接领导——那位班主任的指示精神,做了认真的备课,并在他们要求的时间内给该班学生做了专门辅导。

记得我辅导的主要内容大致分为两个部分,一是孔子说过一些什么,这些话的大致意思是什么?二是今天的运动中按照上级的宣传口径,为什么说这些意思是错误的。今天回忆起来,那时的宣传口径不是可以随便更改的,那要冒很大风险,而且我当时也没有那个分辨能力。但第一部分对孔子的部分言论所做出的大致介绍,对我个人了解孔子的思想言论和向学生推广介绍,还是多少起到了一些作用。但我意想不到的是这个辅导竟然对我的个人人生道路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

那位班主任原本认为我是教美术的,对孔子不会有多少了解,也不会下什么功夫,所以不过想出出我的洋相。让我无可奈何之后向她求援,再显出她的能量。没有想到我还真的下了功夫,而且学生们的反映竟然相当地好。这件事情不知怎么就传到了上边,学校领导竟然记住了我在这方面的能量,并且在我身上打起了别的主意。

当时处于文革后期,学校局面相当混乱。学生“读书无用”的思想盛行,教师队伍奇缺。我所在的学校很多学科没人上课。于是,学校领导认为我是一个现成可用的文科教师,于是三番五次安排我上各种文科课程,记得我在中学讲过的课程有“中国历史”、“世界历史”、“中共党史”、“政治”、“地理”等等。现在想起来觉得有趣并感慨的是,在中学所有的文科课程中,我没有讲过的课程只有两门,一是外语,二是语文——莫非是老天爷的安排,语文竟然恰恰成了我后来终生从事的职业?

不过我要感谢这段经历的有两点,第一,正是这段经历所打下的文科基础,才使我在1978年的高考中只用一个月的时间便轻松考取(具体过程拟专文介绍);第二,这段经历对我后来的学术生涯,尤其是比较喜欢侧重从文化史、思想史的角度研究中国文学,应该说有着很大的影响作用。记得当时看得比较多的是杨荣国的《中国思想史》。虽然那时有很多东西看不大懂,从今天的角度看,杨的著作也有许多“左”的意味,但毕竟从中进入了一个门径,了解了古代思想文化这个领域的一些情况。可以说,这也算是“批林批孔”这场错误的运动对我个人的特殊而有益的培养造就吧?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宁稼雨的雅雨书屋  网址:http://www.yayusw.com/  备案序号:津ICP备10001115号

  雅雨书屋 版权所有 建站时间:2006年7月4日 网站管理

本站由中网提供网站空间与技术支持,马上申请与我一样的网站

站主其他网络园地:雅雨博客|爱思想网个人专栏| 中国学术论坛宁稼雨主页|南开文学院个人主页|中国古代小说网个人专栏|明清小说研究宁稼雨专栏|三国演义网站宁稼雨专题